本章内容为《双绝奇侠》第十八章展业名声扬全书完的全文阅读页
混混ag平台网址|首页网
混混ag平台网址|首页网 火爆ag视讯|注册 玄幻ag平台网址|首页 武侠ag平台网址|首页 综合其它 总裁ag平台网址|首页 灵异ag平台网址|首页 耽美ag平台网址|首页 科幻ag平台网址|首页 乡村ag平台网址|首页 网游ag平台网址|首页 仙侠ag平台网址|首页 竞技ag平台网址|首页 热门ag平台网址|首页 重返乐园
ag平台网址|首页排行榜 都市ag平台网址|首页 言情ag平台网址|首页 穿越ag平台网址|首页 同人ag平台网址|首页 重生ag平台网址|首页 历史ag平台网址|首页 军事ag平台网址|首页 官场ag平台网址|首页 经典名着 短篇文学 校园ag平台网址|首页 推理ag平台网址|首页 全本ag平台网址|首页 畸爱博士
好看的ag平台网址|首页 天才相师 步步惊心 盛世嫡妃 庶女有毒 亿万老婆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异世邪君 武动乾坤 一柱擎天 九阴九阳 天才狂妃 百炼成仙 超级保镖
混混ag平台网址|首页网 > 武侠ag平台网址|首页 > 双绝奇侠?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098? 时间:2019-9-10? 字数:11701?
上一章   第十八章 展业名声扬(全书完)    下一章 ( 没有了 )
  三后…

  “大别山”万重山峦中的隐谷中。

  棱岩空地中,一张铺着红巾的厚木大桌上,素白烛火闪动,映照在白玉牌位之上,使牌位上的字迹更为清晰。

  供桌前“黑豹”李玉龙接过一名大眼、圆脸婢女递至的三柱香,跪地捧香拜祭。

  身后,有九位俱是身穿素衣的少妇并肩跪地。

  依次是冷肃的“虹霞赤姬”周雅琪、娇的“虹霞粉姬”梅含馨、诘慧俏丽的“虹霞青姬”陈秋月、清纯秀丽的“虹霞紫姬”赵瑞冬、刚气朗的“虹霞蓝姬”

  柳英涵、活泼甜美的“虹霞橙姬”金明娜。

  另外,还有已在祖宗牌位前定下名分,已然经由“黑豹”李玉龙合体双修恢复正常神智,端庄温婉清丽脱俗的“云裳飞凤”江秋萍,以及有了名分尚无夫之实,英气焕发的“寒玉雪凤”赵秀鸾以及娇小柔弱、面貌秀丽,但面上浮显出森冷酷之的“明月公主”刘翠青。

  在左侧,也是一身素白的琴儿及剑儿,一左一右的挟着发钗横、神色萎靡、面惶恐之的“玉狐”杨玉妃。

  旁边还有另外一名年龄相仿,瓜子脸、大眼的俏丽丫环,手捧一只木盘,盘上放置着一柄短刀。

  “黑豹”李玉龙祭祷之后,已是面浮森残狠之的站起身躯,缓缓行至道遭制、全身动弹不得、面色死灰神色骇然的“玉狐”身前。

  “玉狐”杨玉妃双目浮出乞求之的张口啊啊连叫,但是“黑豹”李玉龙毫不理会她的惶恐悲急神色,突然伸手将她衣襟撕裂,已然出内里亵衣。

  但是并未因她是女人而停手,双手依然撕她亵衣及内里的肚兜,出了一片雪白的酥及一双圆滚的丰

  此时“玉狐”杨玉妃已吓得面色苍白,全身颤抖不止,且泪双颊闷啊叫,因此“黑豹”李玉龙已森森的说道:“人,少爷我懒得听你的污秽求饶之言,只想早些将你挖开心,拜祭爹爹。”

  “黑豹”李玉龙声中,突然伸指点中左四周道,然后伸手由盘中取起短刀,声冷笑,且残狠的将刀尖缓缓刺入她雪白的肌肤内,霎时便见血水渗出,顺着肌肤至衣衫上。

  已被制住道全身动弹不得,且不知疼痛的“玉狐”杨玉妃,双目惊恐的望着那支森寒短刀,在自己引以为傲的身躯上割刺,虽然不觉疼痛,但是眼见血水大量出,且见口已被割开一道深深的裂痕,已然吓得面色死灰全身肌颤抖不止。

  但是“黑豹”李玉龙毫无怜香惜玉之心,依然缓缓刺割她,使血淋琳的愈来愈大,接而竟抬手伸入那道之中。

  “玉狐”杨玉妃眼见及此,突然全身一阵惊颤,接而双目大睁脸色发青,已然吓得胆破脾裂,一命呜呼了。

  此时“黑豹”李玉龙已由她内掏出一颗红心。倏听身侧响起惊骇颤叫声,琴儿、剑儿及另一名使女,皆吓得全身颤抖双目紧闭不敢再看。

  尚幸此时“黑豹”李玉龙已挥刀削断一些血脉,托着血琳淋的心脏。行返供桌放置供盘上,再度悲泣祷祭。

  尔后“玉狐”杨玉妃的尸身,竟被李玉龙提至远方的水瀑处,抖手上抛后立即施展全身功力劈出浑猛的“巨灵掌”掌劲,霎时将“玉狐”尸身击震得散为一片碎尸血雨,凌空飞坠下方数百丈深的山峦中消失不见。

  “黑豹”李玉龙已为亡父报得大仇后,便与“虹霞妍姬”姐妹六人,以及端庄温婉的“云裳飞凤”江秋萍、英气焕发的“寒玉雪凤”赵秋鸾,娇小玲珑柔弱秀丽,但有些森冷酷之的“明月公主”刘翠青,以及四名俏婢琴儿、剑儿、柔儿、甜儿。

  夫十人及四名俏婢便在谷中守孝,并且也开始在耸柏树林中,扩建已然不足居住的悬空木屋。

  时光匆匆,转眼已是三个多月的时光消逝!

  此时的隐谷已然正名为“彩虹谷”!在谷内耸的巨柏树林中。在五十余株有一人多合围的巨柏树干上,嵌架横木增建成一幢四方各有一排十四、五丈长两丈深,环绕相连成甚为宽阔的方形巨大悬空木屋,并且已将原有的小木屋围绕在正中。

  原有的小木屋四周已增建出四尺余宽的廊道,并且在四方各有一道悬空小木桥,接至外围新建的阔屋廊道,形成贯通相连的木屋。

  四方的长木屋,面向谷外山峦的一排有三间大房,正中一间是大客堂,左侧一间是膳房,右侧一间是书房。

  左右及后方的三排长屋衔接的两间房间,皆是放置备用之物的杂物间外,每边皆有四间大小不一共十二间房,每间房室皆分隔成内外两间,由李玉龙及九女、四婢各居一间。

  正中小木屋内已将原有隔间木板拆除,改为一间非屋非亭,内里铺毡、软垫、矮几,可供聚会休歇的宽敞之处。

  每一间房室的木窗木门皆有纱帘可阻蚊虫,而房内皆随居者己意布置,因此每间房室各有不同的色彩及景况。

  在左排靠右的一间幽雅房室内“云裳飞凤”江秋萍娇颜霞红身躯微颤的紧闭双眼,依偎在“黑豹”李玉龙的怀中。

  三个多月前,将冰清玉洁的身躯交给了爱郎,虽然被炙热无比的真气通经过脉,已将自己心法中的隐患,以及自幼便有的“三绝脉”之症,全然贯通消除了。

  但是,当时自已是在横生神智不清的情况下所为,因此仅是在清醒后,发现自己全身赤的被爱郎紧紧搂住,痛楚的间被一巨火烫之物充,之前的过程全然不知。

  现在,自己清楚的知晓,爱郎要与自己行夫之伦,因此芳心中又欣喜又羞怯,但也甚为惶恐的不知该怎么做?

  突然,温热的两片厚吻上了微颤的樱桃小嘴,不断的轻着,一双大手也已开始在她柔滑细腻的躯上滑动,使得“云裳飞凤”江秋萍芳心中,涌生起一种从未曾有过的颤悸舒感觉,已不由自主的双手反搂着爱郎。于是,口中不由自主的轻哼出声,但是突又羞惭的咬牙强忍止住哼声,可是那种恍如有上千蝼蚁在身躯内爬动啃食的,实在强忍不住,因此不知不觉中续又开始轻哼呻,而且全身也不由自主的开始扭摇着…

  神智已被涌生不断的快侵蚀之时,下体内也涌生出一种又又酸,令心中甚为难受的怪异感觉,希望能有什么东西可进去抓搔那种酸

  突然有一个火烫之物顶至内里间,并且将羞处逐渐撑深入,虽然有些痛感涌生,但是芳心羞畏中却也有此期待…

  仅有刻余“云裳飞凤”江秋萍已然在极度出了如泉元,并且在巨物毫不停顿且更为迅疾的耸下,全身狂扭狂颠、尖叫连连的狂三度,使她得到了有如腾云驾雾如临飘渺仙境,刻骨铭心难以忘怀的极度舒,才迷茫昏眩的横陈榻。

  厢房旁“寒玉雪凤”赵秀鸾没想到厢房内,平时端庄温婉的萍姐,竟然会发出如此令人羞颤的呻呢喃声,以及之后的哼尖叫声,因此早已被仅有一墙之隔的狂声,勾引得芳心慌乱如鹿蹦跳,面红耳赤,浑身发烫,而且体内也已涌升出一种难以言喻的酸感觉,难受得全身翻转频频,不知为何会有如此难受之状?

  尚幸厢房声音逐渐平息,耳也逐渐清静的…但是尚有一些怪异的呻声依然传入耳内,竟然是由自己口中响起的!

  顿时益得急忙噤口,但是突见房帘急掀,一道人影已疾晃而入,立时全身一紧,已被一双强而有力的手臂紧紧搂住,芳心惊急的刚口惊呼一声,但是随即朱已被一片厚紧紧掩住。

  而此时也已心知是由萍姐房中前来的爱郎,顿时心慌意得全身发软,但是芳心中却是又喜又羞又怯且又期待,因此不敢动弹的任由爱郎为之了。

  于是,在阵阵呻呢喃,以及一阵痛呼哀泣声后,不到两刻也已开始响起了呻哼声,以及偶或响起的尖叫声。

  不到半个时辰“黑豹”李玉龙全身赤的掠至对排长房,居于周雅琪隔房的“明月公主”刘翠青房内。

  但是却见“明月公主”刘翠青,竟然神色森的盘坐席上,美目大睁的盯望着全身赤掀帘而入的“黑豹”李玉龙,阴冷的说道:“你且站住!鸾姐与妾虽同受皇上旨意黜为庶民,并且赐婚事龙郎为,但是夫君以独门心法为妾通经过脉,解消妾所习内功隐患之后,妾便将返回娘家!”

  “黑豹”李玉龙闻言,顿时一怔,内心中有如受到羞辱一般,但是猜测她原本可能已有心上人,才会有此之意,因此已面色一整,正的沉声说道:“你…也好!在下原本与姑娘并不相识,也无意纠姑娘。既然姑娘有此心意,在下同意先前婚约作罢,仅以双方先人之情助姑娘解消心法中的隐患,尔后姑娘可随心意自由离去另行婚嫁。”

  但是“明月公主”刘翠青却又说道:“你放心吧,妾赐婚,此身已属李家人,因此返回娘家后也绝不会再论婚嫁,至于内中原委你不必知晓。”

  “黑豹”李玉龙闻言一怔!她言中之意竟非自己猜测。莫非其中另有不为人知的隐情?但是不论如何且先助她解消隐患再说,于是“黑豹”李玉龙已冷漠的行至前,且盯望着她秀丽但却浮现阴冷之的娇面冷冷的说道:“姑娘,请自行解衣吧。”

  “明月公主”刘翠青闻言,竟然也毫不羞怯,且甚为大胆的立即褪去全身衣衫,全身赤的静静站立他面前。“黑豹”李玉龙双目略瞟一眼便止,但已发现她娇小玲陇仅及自己口的身躯,全身雪白泛寒,恍如雪玉雕成的美妙身躯,前双峰甚小成扁平之状,而且间竟然连一丝茸皆无!

  此时突又听她冷声说道:“妾任凭你为之!但是妾先说在前头,妾年幼之时身有不适,宫内太医为妾把脉诊疾之后,曾说妾在母体内便身染寒疾,因此已具有先天的克夫缩之体,你最好量力而为。”

  “黑豹”李玉龙闻言,顿时心中有气,但是也甚为好奇的问道:“哦?姑娘自幼便有…何谓先天克夫缩之体?”

  “明月公主”刘翠青闻言,顿时面浮不屑之的阴冷说道:“其实妾也不明白,仅是将昔年太医之言转告而已,因此你也不必多问了,来吧。”

  “黑豹”李玉龙闻言一怔!心思疾转后,已知她先前之言,可能便与她所说的“先天克夫缩之体”有关,但是心有不服的思忖着:“哼!什么克夫缩之症?我倒要试试你如何克我?若不将你得魂飞太虚才怪!看你尚有何本事克我?”

  于是便伸手紧搂着她,恍如仅有十四、五岁的娇小身躯,开始恣意抚摸挑逗,但是历时两刻却见她依然毫无反应的静躺不动!

  “黑豹”李玉龙眼见她毫无动情之状,顿时好奇的起身默望着她,但是却见她双目中浮现出不屑的目光,霎时心生羞辱感觉,并且已有怒的冷哼一声。其实“明月公主”刘翠青,乃是在其母胎胞内时,因其母练功不慎,而使她先天遭寒毒浸身,以致出世后便全身寒,再加上又习练寒内功,因此更是寒上加寒,以致成为缩之体,如此体质之女不易动情(便是现今所称具有冷感的女人)。

  因此有此缩异体之女,除了不易动情外,先天上便有极取刚之气调合气之能,因此必然俱有,当然将使寻常男人也难以足她,尔后自是将枯而亡,故而太医才有如此诊断之言。

  话说回头--“黑豹”李玉龙察觉她玉门内的异样后,两年多前在汉城“小桂花”的身上便曾有过如此经验,因此已然心知是何物。此时“黑豹”李玉龙也感受到一种寒紧窄束裹,且内里不断的舒,但是想起地方才所说克夫之言,因此心生征服她的意愿。于是立即施展出“九龙水玉御功”但是奇怪的是不同往昔任何一女,竟然并无元之状,仅是有盛旺的寒之气由深处不断涌出。

  “黑豹”李玉龙心中虽奇,但是寒之气对自己无害且甚为有益,因此毫不止功的连不止,双眼则盯望着她神色。

  “明月公主”刘翠青只觉有股劲狂的力,似将自己全身走一般,但又无能制止气的溢失,因此已狂急的扭动身躯离他身躯。

  但是“黑豹”李玉龙的目的未达又岂肯放过她?因此双手紧紧搂抱住她玉不松,且下身更往前紧贴。

  “明月公主”刘翠青以为他要将自己的功力盗取一空,因此心中骇然的立即身而起,双掌连连拍击他前重

  但是凭她的功力,又岂能伤及李玉龙?而且双臂及身躯倏然一紧,已被一双如钢箍般的手臂紧紧束搂住动弹不得。

  体内的寒之气恍如水般迅疾流逝,约莫不到一刻寒之气已逐渐稀少,因此“明月公主”刘翠青已然全身萎靡得全身酸软无力,面浮哀求之的望着李玉龙。

  但是突然又有一股劲狂力,得她全身惊颤且肌骤缩,只觉体内有种极为舒的感觉充斥。

  “明月公主”刘翠青尚不知为何会有如此感觉时,忽然全身一颤,接而便有一股意涌生,顿时芳心狂急的便强忍,然而却强忍不住,因此惊狂尖叫一声,一股极为寒且浓如蜂浆的元已狂而出,而且连续不断的狂不止。

  “黑豹”李玉龙当然已察觉出寒真气之后,已有水被入体内,顿时得意的冷笑暗忖着:“哼…哼,什么克夫缩之体?不到半个时辰便已被我出元,看你还能冷言冷语,还敢面浮不屑吗?”

  此时“明月公主”刘翠青已是双目翻白,螓首狂的晃动连连,且全身狂颤抖、颠簸扭摇的尖叫不止。

  “黑豹”李玉龙只觉娇小的身躯在怀内狂扭摇中,紧束玉茎的玉门内也已微渗出些许玉,而且也开始有裹绞夹之状,似乎已有动情之状。

  于是“明月公主”刘翠青已被火烫巨物疾如迅电的狂着,舒之意也讯疾高升,因此已狂难忍得尖叫不止。

  但是她狂难忍的尖叫声,不但不能使李玉龙有停止之意,甚而更使李玉龙得意的劲疾攻伐,因此元不止,使她叫声愈来愈低沉,全身颤抖剧烈得无法平复,终于逐渐昏不醒了。

  至此“黑豹”李玉龙才放过她,再度将她全身松软的身躯搂抱贴身趺坐,开始施展“九神罡”缓缓灌入她体内,循行贯通她全身脉络。

  月余后,荒景依旧的狼山!水瀑如带倾而下,原本棱岩散的谷地,因岩隙逐渐被碎岩沙土积,竟使水瀑下方已形成一个小水潭。

  而此时在小水潭内,李玉龙逐渐将水潭内的岩块搬移出潭外,使水潭内更宽阔且更深。

  上方岩壁的水瀑后,堵的巨石已移至一旁,内里五光十的大山腹中,仅有琴、剑、柔、甜四名俏婢,拿着数霞光闪烁的晶削磨着。

  下方冰层密覆的酷寒山腹内,只见九具雪白的赤身躯,在一片平整的冰地上趺坐行功,而身躯上俱都涌溢出如雾的酷寒之气。

  不多时,姐妹几人先后止功睁目,仅有刘翠青尚行功未止,而“虹霞蓝姬”柳英涵已欣喜的笑说道:“大姐!如今五种心法合一的‘玄玉神功’贯通了全身的奇经异脉后,果然使真气更为顺畅迅疾,已能布出‘罡’了呢。”

  此时“虹霞粉姬”梅含馨也已笑说道:“嗤,若非咱们往昔便各习一种心法,将五种不同的功合练为一,否则外人怎会相信‘玄玉神功’可分为五种心法?”

  “虹霞青姬”赵秀鸾闻言,顿时接口笑说道:“咯!咯!当初若非龙郎详说万不离其源,并且劝咱们互传合练为一,否则岂会有如此成就?依我看…说不定不知多少年之前,仅有一种寒心法,但是历经数百年,甚或上千年,才逐一分出不同的心法呢?”

  “寒玉雪凤”赵秀鸾闻言,也接口笑说道:“对!对!说不定上古之期,原本便仅有一种刚及一种柔的心法呢?不过若非这儿有天地奇珍可供服用增功,否则甚难将‘玄玉神功’练成,或许远古之人便是因难以练成,才将心法择取分成易学易练的不同心法,尔后不知历经多少年,且因后代传人分散,后人便以为是不同的独门心法吧?”

  此时“明月公主”刘翠青也已息功,于是姐妹九人话题又转,开始谈论着姐妹之间的事。“虹霞赤姬”周雅琪便以大姐身分说道:“现在青妹已回心转意的不会离去了,因此…”

  但是话未说完,却听“虹霞紫姬”赵瑞冬笑说道:“嘻!依小妹看哪!不论是哪个女人,只要一被龙郎爱怜过,大概一个也跑不掉了!否则以后到哪儿去再找这么一个,能令人死的大宝贝?”

  “明月公主”刘翠青闻言,顿时双颊霞红,但小嘴却不饶人的羞碎说道:“呸…呸!人家哪是真想离去?还不是因为…因为以前宫中太医说人家是‘克夫’之体;怕克死了你们的大宝贝后,你们定会要死要活的找我拼命,所以才牺牲自己嘛!谁知道他这么厉害?不但将我心法中的隐患解消,甚至将自幼便身的毒全然走,还差点…”

  “咯!咯!咯!还差点将你得成仙了是吗?可惜仙没当成却又活过来了,所以还想让他是吗?”

  “虹霞橙姬”金明娜也接口笑逗的说着,但是“虹霞赤姬”周雅琪已不耐的说道:“好啦!别再逗了,鸾妹、萍妹、青妹你们三人中,青妹以往并无名号,如今也已选了绿色‘晶铍’,因此已可取号‘虹霞绿姬’。但是你们两人…”

  “寒玉雪凤”赵秀鸾及“云裳飞凤”江秋萍闻言,互望一眼后,已异口同声的说道:“大姐,小妹如今已被父皇副为庶民,事龙郎为,共同职掌‘靖国门’为父皇靖平武林,如今夫姐妹共为一体,因此愿抛弃往昔一切,改名号为‘虹霞黄姬’…”

  “小妹已适身龙郎,且有诸位姐妹相伴,当然要姐妹一体才是,因此小妹也要更号为‘虹霞白姬’。”

  “哦!既然如此!那么萍妹的年龄较五妹大,因此为五妹,而涵妹降为六妹,至于鸾妹及青妹的年龄又较娜妹大,因此鸾妹是七妹,青妹是八妹,而娜妹还是么妹!”

  “虹霞橙姬”金明娜闻言,顿时嘟嘴娇道:“讨厌啦!人家还以为一下子有了三位妹妹,就可以当姐姐了,可是还是么妹…那以后夫郎若再找到那个年龄更大的,那岂不是连大姐你也要…”

  “虹霞赤姬”周雅琪闻言立时笑说道:“娜妹别小心眼了!因为萍妹及鸾妹早在你之前,便与夫郎相识且有了缘分,至于青妹…你就吃亏点吧!而且‘晶铍’也只有九再也没有别的颜色了,所以也算是天缘注定咱们姐妹九人,要同时适夫郎为,不会再有别人了!”

  于是自此后“虹霞妍姬”已增至九人,名号是:大姐“虹霞赤姬”周雅琪、二姐“虹霞粉姬”梅含馨、三姐“虹霞青姬”陈秋月、四姐“虹霞紫姬”赵瑞冬、五姐“虹霞白姬”江秋萍、六妹“虹霞蓝姬”柳英涵、七妹“虹霞黄姬”赵秀鸾、八妹“虹霞绿姬”刘翠青、九妹“虹霞橙姬”金明娜。

  姐妹九人除了共习“玄玉神功”外,武技又有了三门绝学可共享,再加上夫君与“天鹰老人”拼斗中悟解的道理,也已一一详解众女知晓,因此已使九女皆能用心勤习领悟。

  因为功力的增进,招式出手更为迅疾,自然可轻易悟解其中妙玄奥,更易于将招式中的破绽及不顺之处,逐一修正,或是两招合一,甚或将简单的招式三招合一,也能成为极为玄奥的绝招。

  萍、鸾、青三女,经由夫君合体双修之助,以盛旺的“九神罡”解消隐患,且一一贯通了“天地双桥”后,再加上得“玉芝”﹑“玉”﹑“寒玉髓”增功,并且在有益寒内功的酷寒山腹中修功,因此功力进境甚速,虽然尚难比先前六女,但功力也已高达甲子之上了,只要勤修自是可追上姐妹了。

  至于琴、剑、柔、甜四名俏婢!因为皆已跟随两位公主陪嫁,自然皆已属李玉龙的家人了。

  夫十人以及四名俏婢相处一起,夫敦伦之事自是难以避开四婢耳目,而且同行时,功力与九位夫人相差甚多,不但成为累赘,甚而若有什么拼斗而遭创,岂不是失了夫的颜面及名声?

  因此姐妹九人商议之后,四名俏婢也先后与李玉龙有了侍妾之实,并且经由李玉龙盛旺的真气,一一贯通了四婢的“天地双桥”并且皆也常服“玉芝”﹑“玉”﹑“寒玉髓”增功,因此功力也凭空高达甲子之境了。“黑豹”李玉龙虽然耗损真气,先后助三位娇及四名婢妾贯通“天地双桥”但也一一取了三位娇及四妾的元,以“九神罡”炼化萃后,不但已将耗损的功力弥补,甚而更增进了。

  尤其是刘翠青在胎胞之中,便取了其母近半寒功力,以致散布全身经络成为身染毒之症,可惜未能炼化归为己用,却便宜了李玉龙。

  因此李玉龙将其散布经络中的尽后,再加上萍、鸾两女以及四妾的元,皆被“九神罡”炼化归为已用,凭空增加了数十年的功力,已然踏入“三花聚顶五气朝元”的境界了。

  (功力高达“三花聚顶五气朝元”之境后,除了可练达“金刚不坏之身”外,尚能驻颜有术,若功力尚能无止境的增进后,便能逐渐体悟天地之妙,甚有可能再往“地行仙”之境迈近。)

  从此“黑豹”李玉龙身侧,有了功达顶尖高手之境的九位娇以及四妾,不但可享尽福,也可与习“玄玉神功”的众妾合体双修,互补互益增进功力。

  与妾在隐秘山腹中合修月余后,再整装离去时,又与前次不同了。

  “黑豹”李玉龙已然功达“三花聚顶五气朝元”之境“九神罡”及“混元罡气”已然高达臻极,再也不畏神兵利器及身了,因此原有的蛟皮披风已除,仅披穿黑缎长披风。

  另外,也已将取自“天鹰老人”身上,以“冰蚕丝”织成薄如蝉翼的腋下双翼,用蛟筋至蛟皮劲装上,便可无须施展功力,已可轻易的在空际飘飞盘旋了。

  还有那双“寒铁鹰爪”也已将原先较长的鹰爪削磨除半,戴至双手时,便如同一双豹爪了。

  而“虹霞妍姬”姐妹九人的衣及“晶铍”有赤、粉、青、紫、白、蓝、黄、绿、橙,并且皆有同耳坠及一件蛟皮及膝长披风。

  尚余不多的蛟皮,再加上李玉龙原有的披风,也分由琴、剑、柔、甜四名娇甜俏丽侍妾,各自制了一件及膝披风。

  而且四妾也各由喜好,挑选磨制成赤、紫、蓝、橙四“晶铍”为兵器。

  于是四名侍妾携手分立李玉龙两侧,再经由李玉龙携手灌注功力,便带着四妾凌空飞掠,而后方则是“虹霞妍姬”姐妹九人,各展功力在两侧凌空尾随,恍如一群人形飞雁。往南疾飞。

  两后,夫十人及四侍妾已然重返“靖国门”当然受到六大掌法“枯爪夺魂”萧宏志﹑“笑面阎罗”尚有亮﹑“铁胆飞煞”尤良戎﹑“飞掌玉剑”吴飞雁﹑“解州一剑”关天兴﹑“汾水老叟”王启书,以及门中所属的

  当“黑豹”李玉龙及“虹霞妍姬”姐妹九人,以及六大掌法,还有居于门中的十余名金牌护门、巡使同聚大堂时,轮值的“枯爪夺魂”萧宏志已然将一只黄绫包着的包袱呈上,并且笑说道:“启门主,月余前有皇上密使前来本门传送圣旨,因门主及两位副门主皆不在门中,因此属下已代为接下圣旨,尚请门主恕罪,并请详阅。”

  “黑豹”李玉龙闻言,立时双手接过包袱解观,只见内里除了有一卷黄卷圣旨外,尚有一片刻有“如朕亲临”的“九龙玉佩”玉佩后面尚有“太宗皇”亲提“赠靖国黑豹”以及玉玺刻印,于是立即观阅圣旨。

  片刻后“黑豹”李玉龙已笑说道:“本门主心切武林中人,甚多不喜与官府有牵扯瓜葛,有些则心淡薄或是不愿受拘束,因此本门主返回门中,原本有意简门下,应允本门中人若有不适或不愿受拘束者,大可呈报除名,而有意续留门中者,则将重用续为朝廷、武林及百姓的安危尽份心力;然而皇上圣旨中却钦赐本门主巡察江湖武林之责,并且可在整个江湖各方成立分门,因此反倒使本门尚须广征门下方有可为,因此已与本门主原意有违!但是本门主依然愿如原意,任由本门之人随心意去留而不阻。”

  六大掌法及众多护门、巡使闻言,俱都默然互望皆未曾吭声,因此“黑豹”李玉龙又笑说道:“本门之人的过往,早在两年前便已由副门主明言,皇上已不再追究,因此门下去留皆不会有何案底,而续留门中所属,尔后将视情况重行分派职掌,六位掌法可将本门主之意传达本门所有护门及巡使,并以两月为限,自定去留!诸位可退堂休歇了。”

  六大掌法及众护门、巡使耳闻门主之言并无虚假,因此俱是各有心意的躬身退堂,并且将门主之令,迅疾分传各方。

  两个月后!

  果然已有大半金银护门及巡使离了“靖国门”便连六大掌法也有四人求去,只余“铁胆飞煞”尤良戎及“解州一剑”关天兴两人。

  但是“黑豹”李玉龙不但无忧急之状,反而欣喜的与两位掌法议事,并且说出已有的腹案。“靖国门”总门将迁往“桐柏山”而太原门址则更改为“靖国门玄武堂”由两位掌法分任正副“堂主”旧有护门及巡使皆改称“护门”并且可视情成立分堂,由两名正副堂主自行分派职责。

  另外将在“济南博山”成立“靖国门青龙堂”“长安城”的“群英会”产业立为“靖国门白虎堂”另在江南“黄山”成立“靖国门朱雀堂”总门及另三处门堂的护门则另行招募,至于各堂开销全由总门支应,不再由官府补助,以免造成“靖国门”乃是属于官府密探的不名誉名声。

  门主“黑豹”李玉龙之下,原有的两位副门主取消,另增为九名“总巡察”及四名“巡察使”将不定时的巡察各堂。

  此外,只因“靖国门”门主“黑豹”李玉龙,凭一己之力便将契丹第一高手“天鹰老人”诛除,而他的六位夫人“虹霞妍姬”姐妹,也仅凭三三之数,便在军战之前力诛众多契丹高手。

  如此事迹早已经由“玄武堂”所属,以及冀、晋江湖武林,广传整个江湖武林中,因此在中原、江南及西北的武林同道,也早已由传言中知晓了一切,故而皆对他们夫甚为敬佩且赞扬,并且也猜测他们夫的功力至少皆在甲子之上。

  因此,当“靖国门”在各方招募心存正义的武林同道,要为江湖武林及百姓尽份心力,靖平地方的不法,因此已有不少黑白两道之人皆有意加入。

  而且也已由昭告之中,知晓各堂皆可自行推举正副堂主掌理堂务,也可由正副堂主自主广建分堂而不过问,仅须向门主及总巡察使呈报入册,负责靖安辖境,因此更使不少高手相继加入“靖国门”

  于是,半年之后,三处门堂皆已先后成立,而且皆招募了七、八百名心存正义,愿为武林及百姓尽份心力的武林同道。

  而“靖国门总门”中,则是仅有百余名人手,再加上使女仆役尚不足两百人,令人觉得总门的实力似乎太薄弱。然而,在各门堂相继成立的大典时,门主“黑豹”李玉龙及“虹霞姬”九位总巡察,以及四位巡察使,皆全数临庆贺。

  并且在堂堂众及宾客的庆之中,门主的四位侍妾皆以际霞光凌盛的“晶铍”先后施展出数种剑法助兴时“晶铍”尖端竟然皆能伸缩出足有近尺长的剑芒,由此可知便是四名“巡察使”的功力,至少已高达甲子之上了。那么,门主“黑豹”李玉龙以及九位总巡察“虹霞妍姬”他们的功力将高达何等境界?因此已然引起议论及猜测,并且也已有人起哄要求门主施展一手,容大家一开眼界。

  “黑豹”李玉龙耳闻众多宾客的笑语要求后,仅是一笑。

  并未开口,但是在众目之下,倏然幻失不见,无人看出他是如何消失的?

  更惊人的是,竟由空际响起一声豹吼,众人惊闻之下仰首高望,才见到空际有一只全身乌黑的黑豹,有如在平地上四足齐扬的奔驰着。

  接而又见一道乌芒暴涨凌空飞旋,却已不见了奔驰中的黑豹!

  但是正惊疑中,倏又见一道道身影,带着闪烁出赤、粉、青、紫、白、蓝、黄、绿、橙,九道霞光的“晶铍”

  冲升而上,有如九只巨凤在天际盘旋飞舞。

  突然!又见九团霞光合而为一,竟然成为一团五光十、霞光万道的彩虹凌空飞曳。

  正当门众及宾客俱是目瞪口呆、鸦雀无声之时,空际光华倏敛,而“黑豹”李玉龙,以及九位总巡察“虹霞妍姬”皆毫无真气浮动之状的含笑站立地面。

  各堂门众以及宾客,皆神色惊怔的亲眼目睹了“靖国门”门主“黑豹”李玉龙,以及“虹霞妍姬”九位总巡察所施展的绝顶功力,心知他们夫妇十人的功力,至少已在百年之上,因此俱是内心震骇无比且心生敬佩之意,因此谁也不敢小视人数最少的总门了。

  而且经由此亲眼目睹的景况,皆已公认他们夫妇十人,乃是江湖武林中无出其右的第一顶尖高手了。也因此又使不少黑白两道高手,当场便声明也加入“靖国门”同为武林安危尽份心力。

  然而江湖武林中,代代各有不同景况也各有慧星出现。尔后的武林是何等景况,谁也不敢预料,因此只能为处身的武林多尽一份心力了。

  尔后数年间,先后加入“靖国门”之人愈来愈多、四大堂之下各又成立了一、二十处不等的分堂,势力也已达全国各地,成为门众多达五万之众,江湖武林中最庞大的帮了。

  甚而无形中,已成为武林中默认的“盟主”

  但是“黑豹”李玉龙却甚少过问门中之事,全由九位娇及四名侍妾轮坐镇“靖国门总门”仅是偶或与娇们至各堂及分堂巡视一番而己。

  余时,俱是隐身在“彩虹谷”中与娇们享受夫之乐,以及修炼武功,因此连“靖国门”所属皆甚少见到门主现身,更何况是其他的武林同道?

  时隔十年“靖国门”依然是武林中的第一大门,四大堂之下的分堂也已多达五十余处,但是,莫说是门主了,便连九位总巡察也不再现身,仅只偶或见到四位巡察使现身总门及四大堂。

  据说,有人猜测门主夫妇正在修炼“剑仙”!也有人说门主夫妇早已修炼成“剑仙”且与某一仙山中的“剑仙”共修“金仙丹道”然而人云亦云,是真是假,除了门主夫妇外,又有谁知晓?

  全书完
上一章   双绝奇侠   下一章 ( 没有了 )
红唇族之赌蝶衣变风月情仇横扫千军小马哥义魄雄风霸世妖姬夺魂笛(又名阿通正典波霸大胆好小子
混混ag平台网址|首页网发布的作品双绝奇侠转载于互联网,作者是松柏生,旨在提供书友阅读参考。若《第十八章展业名声扬全书完》涉及版权问题,请通知我们,收到反馈我们会将相关稿件删除处理,因为本站编辑人手有限,感谢各位的包容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