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小马哥》第十八章海海人生免计较的全文阅读页
混混ag平台网址|首页网
混混ag平台网址|首页网 火爆ag视讯|注册 玄幻ag平台网址|首页 武侠ag平台网址|首页 综合其它 总裁ag平台网址|首页 灵异ag平台网址|首页 耽美ag平台网址|首页 科幻ag平台网址|首页 乡村ag平台网址|首页 网游ag平台网址|首页 仙侠ag平台网址|首页 竞技ag平台网址|首页 热门ag平台网址|首页 重返乐园
ag平台网址|首页排行榜 都市ag平台网址|首页 言情ag平台网址|首页 穿越ag平台网址|首页 同人ag平台网址|首页 重生ag平台网址|首页 历史ag平台网址|首页 军事ag平台网址|首页 官场ag平台网址|首页 经典名着 短篇文学 校园ag平台网址|首页 推理ag平台网址|首页 全本ag平台网址|首页 畸爱博士
好看的ag平台网址|首页 天才相师 步步惊心 盛世嫡妃 庶女有毒 亿万老婆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异世邪君 武动乾坤 一柱擎天 九阴九阳 天才狂妃 百炼成仙 超级保镖
混混ag平台网址|首页网 > 武侠ag平台网址|首页 > 小马哥?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093? 时间:2019-9-9? 字数:16787?
上一章   第十八章 海海人生免计较    下一章 ( 没有了 )
  中秋月圆,家家户户正在庆团圆,朱战却全身赤的泡在海水中,而且双掌来回劈扫海

  月圆之际,因为引力特强.海如排山倒海般汹涌而来。

  可是,它们一涌近朱战,立即被掌力劈散而倒飞向空中。

  轰隆声音更是过海浩声哩!天池姥姥及游晴联袂站在不远处瞧得不由心花怒放。

  游晴一见天池姥姥不时的挟腿,她不由忖道:“天呀!姥姥难道也动了心?可能吗?可能吗?”

  她立即默忖着。

  没多久,天池姥姥转身向后行,游晴立即跟去。

  两人一入.便见两位少女衣衫不整的酣睡.她们的双手却分别放在间或双,明眼人立知她们在思

  “制晕她们。”

  游晴双掌遥按,二女立即昏去。

  “嗯!你的功力颇有进展,吾以为你乐昏了头啦!”

  “不敢!”

  “再过八个月,丸便可以炼成,届时将是咱们扬眉吐气之时候,吾一接任第一国师,必然会提拔你。”

  “永铭肺腑。”

  “这小子能让你快活否?”

  “起初不能,如今,小的快招架不住啦!”

  “很好,光瞧他那如铁球的肌,便足以证明他充了活力,吾已经甚久没有快活,你妥加安排吧!”

  “是!”“你收下这一万两银票吧!”

  “感激不尽。”

  “吾在邻候他。”

  说着,她已向外行去。

  游晴忖道:“太好啦!在正担心离不了姥姥的掌心,她这一动心,倒是带给我难以再获的良机矣!”

  她立即泛出冷笑。

  没多久,朱战已经练完一千掌返回,她立即上前道:“小兄弟,好好侍候内的贵宾,包你有好处。”

  “这…我…”

  “别犹豫,你的三六子就在她的手中。”

  朱战立即低头行去。

  游晴一见他的足印渐深,不由时喜道:“太好啦!他已经动怒啦!他一定会凶残的发啦!太好啦!”

  她立即返取出软剑及由剑把倒出六粒灰药丸。

  她小心的捏碎它们,便装入瓶中。

  不久,炮声隆隆传来。

  不久.天池姥姥传出愉的叫声。

  游晴不由泛出冷笑。

  只有朱战别了一肚子的气而发不已!几度大会战之后.朱战二人已经汗下如雨。

  天池姥姥更是乐得眉开眼笑。

  她按着朱战的坚硬虎背回光返照般狂着。

  终于,他们同归于尽啦!怪叫声中,她瘫软的吁口气。

  可是,当她再气之时,倏闻一阵腥味,她不由怔了一下。

  活该她要遭到恶报,她居然认为是朱战的狐臭昧,于是,她反而泛出笑容及闭目回味着。

  不久,她倏觉有异,立听一阵步声。

  “姥姥,该让位了吧?”

  “游丫头,你搞什么鬼?”

  “人家请姥姥尝尝‘神仙散’而已。”

  “神仙散?你…”她起身,却是全身乏力。

  游晴立即制住她及挟返邻

  不久,游晴疾按天池姥姥的道,双掌便分别按着她的‘气海’及‘期门’,然后,再口长气。

  “啊!人,你敢吾功力。”

  说着,她已全身发抖。

  不久,她的功力已经出。

  她一咬舌,硬生生的将它咬碎。

  游晴移不开手,不由暗叫可惜。

  天池姥姥一死,功力便迅速的消散。

  不过,游晴至少已经获得四十年的功力啦!她便愉快的收炼化着。

  天亮时分,朱战的功力目行出‘神仙散’,他一走入中,便见游晴抛来一个锦盒道:“赏你。”

  “你把她宰掉啦?”

  “当然,她在世一,我便无法放心和你快活。”

  “她一死,我的子该怎么办?”

  “放心,外人不知她已死,却知我是她的唯一心腹,我办事,你放心。”

  “你打算怎样?”

  “我带来你的子,你别跑。”

  “行!”

  “丸在明年端前,便可以炼妥,你别启炉。”

  “知道,你打算赠我几粒丸?”

  “咱们平分,如何?”

  “不,我要六粒。”

  “行,不过,你得好好陪我。”

  说着,她已张腿仰躺。

  朱战暗骂句:“妖妇!”立即上战场。

  他吻着她及辛勤干活。

  她愉快的发着。

  内又是炮声隆隆啦!冬去来,百花盛放,载通的府中更是声连连。

  载通的计划完全顺利推展,他的五一妾在去年一年之间,又各为他添了三对小壮丁,他可谓战果辉煌。

  他靶靶正中目标,而且皆双心红靶哩!更令他愉快的是,所有的太子们皆在去年完婚,圣上更是钦令次子接任提督,殿下返宫见习朝政。

  圣上已经决定在杜鹃花开的三月天启驾南游啦!载通不但已经备妥马车,更通知沿途的府衙及各大门派协助保驾及安排众人的食宿问题。

  因为,天山这群人也打算返乡探亲呀!三月十五上午,载通一行人浩浩的陪圣上及两位皇后启程,破风剑王二百馀人则全程护送。

  他们沿官道而行,出而游,落而息,食宿皆有人安排,更不用袒心安全!可谓玩得甚为愉快。

  一个月之后,他们已经进入大草原,圣上跨着小黑,载通和葛珍珠各跨一骑,愉快的陪圣上骋驰于草原。

  三人疾驰一个多时辰,便接近天琴堡,立见一群青年男女欣然欢呼,一、二百匹汗血马亦嘶驰来。

  圣上勒骑道:“好雄壮,百骏齐飞,够美。”

  他立即欣赏着。

  “参见姑爷,参见姑娘。”

  “哈哈!克礼,快叩见圣上!”

  “圣上!”

  那群人慌忙下马及趴跪道:“叩见圣上!”

  “免礼!”

  “哈哈!你们生长在此地,真有福气。”

  载通道:“父皇先入堡歇息吧!”

  “好!”三人前驰不远,便欣然下马。

  一声嘶之后,小白已带看二匹小黑马由牧场内驰出,小黑嘶一声,立即扬蹄驰去了。

  二马一靠近,便互相厮磨马颈。

  载通道:“它们是对夫妇!马王配马后。”

  “哈哈!很好!”葛珍珠含笑唤道:“小白,不认得我啦!”

  小白嘶一声,立即驰来。

  葛珍珠立即欣然楼着马颈厮磨着。

  圣上瞧得泛笑道:“太幸福啦!太令人羡慕啦!”

  不久,葛珍珠欣然掠返道:“启奏圣上,请先入堡歇息。”

  “好!好!”三人便在青年男女之下入堡。

  圣上一入厅,望着金匾笑道:“朕昔年赐匾!想不到今竟成亲家,人生际遇太不可意料啦!”

  葛珍珠斟参茗道:“圣上赐此匾,曾令家祖欣喜的三天三夜吃不下及睡不着,他自己也觉难为情哩!”

  “哈哈!有意思。”

  他们品茗叙一阵子,众人已经欣然抵达!二位皇后一入厅,立即连连赞美,乐得圣上哈哈连笑着。

  不久,他们已入大厅用膳,葛天琴含笑道:“恭请圣上及二位皇后多尝尝天山参酒,它颇能益寿养颜哩!”

  “哈哈!好!很好!”“圣上若适口,不妨携数坛返官。”

  “太好啦!哈哈!”

  众人立即欣然取用酒菜。

  膳后!载通和公主陪圣上和二位皇后入牧场欣赏良驹,连柔秀的二位皇后也频频赞美良驹哩!他们逛了半个多时辰,方始返房歇息。

  翌一大早.圣上跨小黑,载通跨小白.跟着众人出去溜马,圣上尽情骋驰,虽是一身的汗,却榆快之至。

  晌午时分,他绕了一圈草原,方始返堡a他一遇上葛天琴,便乐得连叫过瘾。

  葛夭琴含笑道:“恭喜圣上,请圣上先净身,再服参丸,俾免受风寒。”

  圣上立即哈哈连笑的入内沐浴。

  圣上畅玩草原及天山一个月之后,终于愉快的和载通等原班人马踏上北上返京之归途了。

  沿途之中,圣上玩兴大炽的遍览名胜古迹,当他们返京之时,已经过了端节,黄昏时分,圣上三人方始返宫。

  载通和娇们则入内抱着爱子们。

  此时的朱战和游晴正在海边内互获猛吻着。

  他们刚才启鼎之后,果然瞧见十粒花生米大小,金光澄澄的药丸,而且中立即弥漫着浓香。

  他们将药丸放在碗中透凉,方始兴奋的搂吻着。

  “小兄弟,你即将成为天下第一人啦!”

  “当真?”

  “格格,你服下七粒丸,再运功七,必有奇效。”

  “太好啦!何时服药。”

  “一个时辰之后,先运功吧!”

  说着,她已一下体及贴上来。

  “这样子运功呀?”

  “是呀!丸,必须先和合呀!来嘛!”

  说着,她已自行扭摇着。

  他只好继续努力干活啦!一个时辰之后,她已经茫酥酥的胡说八道,朱战立即止战问道:“差不多过了一个时辰了吧?可以服药了吧?”

  “别急嘛!再来呀!”

  “你尚未足呀!”

  “嗯!”他将心一横,立即奋起馀勇的厮杀着。

  她乐得尖叫不已啦!终于,他死的道:“可…以…服药啦!”

  他迫不及待的抓起药,便全部送入口中。

  “你全服下啦?”

  “是呀!”

  “不行啦!你会坑自己啦!快吐出三粒。”

  “有何后果。”

  “过则爆呀!”

  “当真?”

  “人家舍不得失去你嘛!”

  他果真立即吐出三粒丸。

  她爬起身,立即靠在壁旁下药丸。

  朱战一咽下七粒丸,便全身汗下如雨,他忍看沸腾般真气.小心翼翼的运集功力导正。

  游睛瞄了一眼.暗笑道:“小子,你不该在服药前和我玩,你这辈子注定永远舍不得离开我啦!”

  她立即欣然运功。

  第二天下午,她愉快的收功,她一见朱战仍在运功,那黝黑似炭的肌肤却烁烁生光,她不由暗喜道:“他真是天下无敌啦!”

  她立即欣然穿上衣裙掠去。

  不久,她已掠到五十里外的一条船前,立见两位中年人前来行礼。

  “按计行事,十天后,夜晚子时进行。”

  “遵命!”

  “载小子有何消息?”

  “北上途中。”

  “很好,先宰武当派那批牛鼻子吧!”

  “遵命!”

  她欣然弹出两张银票,二人立即欣然致谢。

  他们一掠上船,立即熟练的奖破而去。

  她目送他们离去,方始欣然返

  她又欣赏朱战良久,方始用膳。

  ===============六之后,朱战一收功,右掌便按向石壁。

  ‘卜!’一声,石壁便似海绵般凹陷出一个三寸深的掌印,立听游晴格格笑道:“小兄弟,满意了吧?姐姐没有骗你吧?”

  “不,你应允要携来我的子们,为何迄今未见她们呢?”

  “格格,人家不要你分心嘛!何况此地又热又大,她们怎么吃得消呢?人家任你摆布嘛!聊充赔罪嘛!”

  说着,她已扭行来。

  他的双目一亮,立即扑去搂着她。

  不久,他似猛虎般蹂躏她。

  她却笑连连。

  她更放合着。

  因为,她已完全掌握住他啦!几度死去活来之后,她已经悠悠昏去。

  他之后,方始躺在一旁,他瞧着石壁,听着海,心中不由自责及波涛汹涌,一时之间,他辗转难眠啦!这三年馀之诡疑多变遭遇及海浮沉,已经使他的憨直子扭曲成为极端的恨。

  他恨所有的人皆在利用他。

  他要发

  他要成为天下第一人。

  他要将世人踩在脚下。

  他越想越激动,不由向外去。

  这一,他不由大喜,因为,他至少出八十丈远呀!他一上海中之大石,立即劈向海。

  ‘哗!’一声,海已经倒退三十馀丈远,他不敢相信的瞧了双掌一阵子,立即又连连劈向海

  他一直劈了一千多掌,不但不觉得累,而且掌力未见消褪,他兴奋的立即仰头哈哈大笑着。

  笑声立即吵醒游晴,她走到口瞧了一眼,不由眉开眼笑。

  她返劈死那两位少女,立即穿上衫裙及取出朱战的衣道:“小兄弟,恭喜你啦!准备会见子吧!”

  “当真?”

  她抛出衣道:“不出四,你们必可见面。”

  “太好啦!”

  他兴奋的穿上衣,便跟着她掠去。

  他们掠出五十馀里,立即掠上一条船,别看她是一介女起浆来,既熟练又快速.不久,船已离岸驰去。

  “你样样行哩!”

  “该你啦!以掌劈海面,必可携舟前进。”

  “好呀!”

  “别劈歪了,开始吧!”

  他扬掌一劈,大船果真倒飞而去。

  “格格,很好,继续吧!”

  他好玩的挥掌如轮的劈着。

  天未亮!他们便已经泊近杭州湾,她劈破船底,便上岸。

  船未沉毕,他们已经进入杭州城。

  他们进入客栈,立即住进上房。

  他们首先洗去一身的海水,方始取用酒菜。

  膳后,她们便搭车北上。

  她放心的依偎在他的怀中酣睡,他却好奇的欣然沿途风景。

  沿途之中,他们大方的共宿共飞,而且亦夜夜宵,他们的放及持久噪音.不知吵了多少人。

  可是,没人敢惹朱战,不谙武的人是怕他的大块头,谙武的人是怕他的凌厉眼神及散发出来的彪悍之气。

  第三天上午,便有三路人马盯上朱战啦!这天晚上,他们用过膳之后,游晴便带朱战向外掠去,二人身形如飞,入林不久,便已经掠向山顶。

  一峰又一峰,玄中时分,她们已经将跟踪之人甩出老远啦!游晴略辨方向,便斜掠向山下。

  不久,他们便听见半山传来哈哈笑声及女人之哭叫声,朱战心儿一动,立即道:“要不要过去瞧瞧?”

  “当然要,出事啦!”

  “出事啦!她们是…”

  “尊夫人!”

  “天呀!该死。”

  ‘刷!’一声,他已全力掠去。

  游晴浮出狞笑,立即从容跟去。

  朱战疾掠不久,便瞧见一座庄院前正有三个男人将三位女人按在尸体上面.另有九名男人则在旁等候。

  此外,另有三十馀具尸体则散在各处。

  其中赫然有六具幼童的尸体哩!朱战匆匆一瞥,便瞥见那三位女人乃是他的女人.不用说,那六个幼童必然是他的儿子啦!他火冒万丈的嗤句:“住手!”立即扑来。

  九名男人匆匆抓起兵刃,立即有一人喝道:“谁敢过问武当派的事?”

  “呸!杀!”他一劈双掌,窒人掌力立即卷去。

  那九人吓得纷纷向两侧滚去。

  ‘轰轰!’二声,那三个少女已和三个男人被劈成块。

  朱战乍见自己劈死自己的女人,不由更怒。

  他立即追杀那九人。

  那九人落荒逃,却逃不过朱战的如山掌力及如风身形。

  没多久,他们已经完全遭到恶报。

  惨叫声及轰轰掌声立即引来方才追踪朱战之人,喝声之中,已经有三人先前疾掠而来了。

  此时的朱战已经陷入愤怒至极之中,他一见有人出声扑来!他认为他们是同路人,于是,他愤然扑去。

  如山的掌力不但劈死人,连林木也遭殃。

  一批批的人闻声扑来。

  一批批的人死于朱战的掌中。

  终于,没人敢再来送死啦!游晴一见目的已达,她立即现身道:“祝展,歇会儿吧!”

  她故意报名,存心要附近之人去通风报信也。

  朱战默默掠回幼童尸旁,不由又心疼又愤怒,游晴故意叹道:“武当派人多势众,别去惹他们。”

  “不行,我非复仇不可。”

  “好,我多邀一些人帮拳吧!”

  “不必,走吧!”

  “我有些累,咱们天亮再走吧!”

  “不行,你告诉我方向.我目己去。”

  “这…好吧!你认清这颗北极星,一直北上,再过六峰,便可以抵达武当山,那片九进式的道观甚易辨认。”

  朱战一弹身,便掠去。

  游晴忙道:“你在武当山候我呀!”

  “知道啦!”

  游晴这一喊出武当山,不久,远处的丐帮弟子己送出信鸽。

  朱战连连猛掠,一个半时辰之后,他已在公山山顶向下望,他立即望见不少人在半山附近穿掠。

  他仔细一数房舍,立即掠下。

  不久,他已经接近武当派,立听宏亮的声音道:“无量寿佛…”

  “少废话,此地是否武当派?”

  “是的,贫道正是武当弟子。”

  “该死!”

  他一挥手,那道士已成为饼及陷入地坑内。

  怒喝声中,武当弟子已经扑来。

  他们方才已经接获飞鸽传书,他们刚布署妥,这位大煞星已经杀到,第一线弟子立即奋勇拚斗。

  轰隆声中,他们纷纷粉身碎骨。

  武当派掌门人周全道长在远处不由瞧得皱眉。

  他一挥剑,九官剑阵所结成的连环阵已经在广场布妥。

  他喝句:“退!”山门前之弟子纷退。

  朱战劈死八十馀人,便冲入广场。

  三名中年道士向外一分,立即扑去。

  朱战我掌一挥,便劈死一人。

  不过,附近之人立即递补方位。

  惨叫声及轰轰声织而响,二十一名武当道士殉难之后,朱战终于被引入九宫连环阵之中。

  阵式一施展开,奇正互变,滋长之下,便抵消朱战不少的威力,不过!仍然不时有人惨死。

  周全道长从容指挥弟子补阵半个时辰之后,朱战因为大量耗损功力,阵式亦迅速的发挥威力。

  可是,朱战仍然凶残的劈杀着。

  又过了半个时辰,他又杀了三十七人之后,右后背已经挂彩,道士们土气大振,信心大生的奋力扑攻着。

  朱战又挨了三剑之后,他拾起一剑,立即挥剑疾砍。

  ‘呼…’声中,当场有六人被砍死。

  周全道长为之神色大变。

  他的心儿一慌,递补之人稍,便又死了三人。

  朱战怒吼的屠杀着。

  不久,三百馀名丐帮弟子及附近城内高手们已经前来驰援,他们一上前冲杀,周全大师立即喝退弟子。

  他迅速的指挥布阵着。

  那群援军却迅速的伤亡着。

  朱战藉着丸之威继续扑杀到天亮时分,那批援军已经只剩下十二人!武当的弟二个剑阵亦已被破。

  朱战又负了三处伤,他自己的血和别人上之血已经使他成为血人,配上他那魁梧身材,活似一个厉鬼哩!周全大师在众人苦劝之下,含泪下山啦!其馀之人立即一哄而散。

  朱战又追杀三十五人,便力乏的坐地歇息。

  不久,他入内喝水及取用食物,便在大殿运功。

  阳光普照在一千馀具尸体,倍添恐怖。

  晌午时分,游晴已率那两位少女及四百馀名黑道人物赶来,她们乍见漫山的道士尸体,不由眉开眼笑。

  她们三人一入殿,朱战立即收功起身。

  “小兄弟,你真是天下第一高手。”

  “当有不少武当人逃掉,我还要杀下去。”

  “别急,他们会带人来送死,你先好好歇息。”

  “好吧!”

  她喂他服下六粒灵药,便陪他入内运功及歇息。

  那群黑衣人物则堆柴焚烧着尸体炫威哩!未申之,载通正带看娇们畅游山山,倏见一名青年疾掠前来行礼道:“禀载公,武当昨夜死了一千多人。”

  “哇!怎会如此,谁下的毒手?”

  “听说是一名叫做祝展的人。”

  “祝展?是何来历?”

  “不详,他又黑又高,掌力充沛,剑招辛辣。”

  “这…”“对了,尚有三名女子带四百馀名黑道人物和他会合于武当山,目前,各派正在赶往武当山,载公是否要赶往呢?”

  “这…好,我先回去再说。”

  “请!”

  载通立即单独掠下山。

  他一下山,便匆匆掠向城内。

  他一返庄,便见朱念祖道:“通儿.吾怀疑凶手是朱战。”

  “什么?是他?他有此能耐吗?”

  “姓名及体态颇吻合,咱们去瞧瞧吧?”

  “好,薛老他们呢?”

  “他们已先启程前往。”

  “好,我入内取剑吧!”

  不久,他们二人已经各跨一骑驰去。

  深夜时分,他们已经驰入武汉城,立见一名中年叫化道:“参见载公。”

  “免礼,有何贵干。”

  “薛老在客栈候您。”

  “好,请带路。”

  中年叫化立即施展轻功掠去。

  没多久,他们已入如归客栈,立见破风剑王及破剑王和三十馀名中年人自上房之厅内出。

  “各位免礼,请坐。”

  “请!”

  众人一入座,破风剑王立即这:“禀载公,吾方才去探过武当山,武当派目前已被黑道人物盘踞。”

  “周全道长正在城郊会合各派之人,若无意外,明天上午可以上山对付他们,请载公先用膳歇息吧!”

  “薛老见过那凶手吗?”

  “他未曾现身,该在殿内歇息吧!”

  “天池姥姥在不在山下?”

  “末见到她,研判她未在山下。”

  “好,明再决战吧!”

  “是,请先返房净身再用膳吧!”

  载通二人立即先行离去。

  翌上午已初时分,周全道长已和丐帮帮主郑哲元先行来拜访载通及细述凶手之长相和招式。

  周全道长更是画出凶手之面相。

  朱念祖又进一步确认之后,沉声道:“他便是晚辈之叛徒朱战。”

  载通皱眉道:“莫非天池姥姥在替他撑。”

  “通儿,你全力搏杀他。”

  “是,道长,帮主,大家会合了吧?”

  “已会合七百馀人,少林及南方之峨媚,青城、点苍四派尚未到达。”

  “爹,可以动手吧?”

  “不错,别让他再逃掉。”

  “好,准备启程。”

  郑帮主外出吩咐,便有三名中年叫化匆匆离去。

  载通诸人立即联袂先行启程。

  不出半个时辰,他们已在武当山下会合那七百馀人,载通向山上一瞧,立即一马当先的率先掠去。

  破风剑王及朱念祖、破剑王三人亦迅速追去。

  载通一掠近半山,便有人喝道:“站住。”

  载通拔出金豹剑,立即加速掠去。

  他一见到人,立即砍去。

  惨叫声中,便有二人被砍成四段。

  记近之人立即纷退。

  载通紧追猛砍,沿途便宰了三十六人。

  一声叱喝:“站住!”立见游晴及二位少女陪着朱战掠出殿。

  殿前之四百馀名黑道人物不由心中稍安。

  朱战乍见朱念祖立即神色大变。

  他乍见更俊逸,威的载通,神色又变。

  他不由低头止步。

  载通却毫不停顿的扑来及猛砍连环斩,他在盛怒之下,更加进的功力已透出三十馀丈金虹扫过之处,便是刃断亦断。

  黑道人物立即慌乱的闪躲着。

  游晴急喝道:“小兄弟,杀死他,他便是载小子。”

  朱战双拳紧握,额筋抖颜,仍未见出手,载通却在这阵子宰去四十七人及冲杀入人群了。

  黑道人物立即慌乱散逃。

  游晴急叫道:“祝展,你为何不出手呀?快呀!”

  立听朱念祖叱道:“孽徒,果真是你。”

  朱战全身一抖,立即低下头。

  游晴急叫道:“祝兄弟,快出手呀!”

  朱念祖喝道:“朱战,回头是岸,速杀了妖女?”

  朱战一抖,头儿垂得更低啦!游晴一见四散之黑道人物已被群豪扑杀,载通更在中央大肆屠杀,她急得扣住朱战的左手道:“快出手呀!”

  朱战振臂一甩.却不吭半句。

  游晴手踉跄而出,正好遇上金虹由身后扫过,那疾猛、冰寒之剑气立即令她哧出一身的冷汗。

  她急忙退到朱战的身旁。

  朱念祖喝道:“朱战,你想想你的童年,谁让你免于挨揍,挨冷、挨饿,谁调教你的武功?”

  朱战的微儿低得下巴已顶到上啦!朱念祖又喝道:“朱战,杀,杀,杀死那三个妖女.杀。”

  “我…我…”

  载通边吼边全力挥砍着。

  朱战双拳一握,全身骨骼已经毕剥连响。

  那二位少女倏地扬剑由背后剌向朱战。

  朱念祖急喊道:“小心,背后。”

  朱战一旋身,双掌已疾拍向二位少女。

  游晴叱句:“臭男人!”已疾拍向朱战的心口。

  朱战这一旋身,心口立即被拍正着,‘砰!’一声,他踉跄一退.三口鲜血已经疾出来。

  他抡拳疾拍,猛拍向游晴。

  游晴一见他尚如此神勇,立即向后疾退。

  载通挥剑横扫,金虹立即扫断她的双膝。

  “啊!疼死我啦!”

  朱战一扬拳,便朝她劈去。

  “展哥。”

  未战啊了一声大吼,便转身劈向两位少女。

  他连劈八掌,终于劈碎二位少女。

  不过,他硬提功力,伤势一加剧,鲜血立即疾而出。

  只见他的双膝一跪,吼句:“恩师!”便劈向天灵

  “朱战,停手!”

  “朱师兄,住手!”

  ‘砰!’一声.朱战整个脑瓜子已经爆碎。

  载通吼句:“朱师兄!”便疾砍向游晴。

  游晴当场被砍成酱。

  载通上前抱住朱战,不由掉泪。

  朱念祖叹道:“先灭敌吧!”

  载通吼句:“杀!”便仗剑疾扑而去。

  那群黑道人物原本已经被宰得士气‘跌停板’及只剩下一百一十馀人,那堪载通及朱念祖加入扑杀呢?不到半个时辰,他们已经全部遭到恶报。

  朱念祖叹口气,突然扬掌劈向自己的右太阳

  破风剑王扣住他的右腕道:“别作糊涂事。”

  “晚辈该为孽徒赔罪。”

  “他已背叛在先,和你无关。”

  周全道长上前这:“贫道不能怪及施主。”

  “我…谢谢前辈。”

  载通口道:“我想和大家商量一件事。”

  “载公请吩咐。”

  “朱师兄为害如此烈,我愿意组织武林盟替他赎罪。”

  周全道长喜道:“功德无量,载公出任盟主。”

  “愿意效劳。”

  “太好啦!请各位尸主先协助清理现场吧!”

  说着,他已行向尸体被炬成灰之现场。

  他含泪默祷不久.便和众人清理着。

  黄昏时分,现场已经初步清理妥,破风剑王将搜出之财物送到载通面前道:“请载公代为处理。”

  “厚恤连来死难人员吧!”

  “约八百馀万两银子哩!”

  “这么多呀!拨一部份给武当派,剩馀之部份交给武林盟吧!”

  “是!”辰中时分,载通一身便服的捧看官服及‘一等护国公’金匾跪在圣上面前道:“恳请父皇准我恢复平民身份。”

  “驸马便是驸马,你为何要如此做?”

  “先师兄危害武林…”

  “朕听兵部尚书启奏过,他叛师在先,和你们无关。”

  “难辞其咎呀!我打算出任武林盟主为武林做些事。”

  “好呀!你是武林皇帝啦!可和朕平起平坐啦!”

  “父皇恕罪。”

  “哈哈!逗着玩的啦!朕准你出任武林盟主,不过,你必须引导武林盟为光明正大的组织及弘扬武道。”

  “遵旨!”

  “武林盟设于何处?”

  “尚未择定。”

  “朕赐西山行宫供你使用。”

  “谢父皇!”

  “哈哈!可以起来了吧?”

  “谢父皇!”

  “哈哈,内侍,把驸马官服送返府,转告公主,驸马陪朕喝酒。”

  “遵旨!”

  “哈哈!驸马,来瞧瞧朕的金孙吧!”

  “遵旨!”

  两人前行不久,便步入殿下的宫内,立见殿下夫妇出

  “哈哈!朕之金孙呢?”

  内侍立即抱来一婴。

  圣上抱婴凑近载通面前道:“够俊吧!”

  “的确,恭喜父皇。”

  “哈哈!有孙万事足矣!”

  “是的!含饴孙,人间一乐也。”

  “是的!哈哈!”

  圣上又乐了一阵子,方始和载通返宫品酒。

  载通陪他喝到午后时分,方始出宫。

  他一返府,公主诸女立即欣然来,载通苦笑道:“辞官失败矣!”

  公主含笑道:“父皇舍得让你走吗?咱们何时迁居行宫呢?”

  “内侍全部禀报你啦?”

  “是的!”

  “明就搬,如何?”

  “好呀!”

  诸女立即欣然返房收拾饰物。

  下人亦开始忙碌着。

  不久,葛天琴已带一百名青年前来协助啦!载通略述面圣之经过之后,葛天琴喜道:“西山行宫甚为宽敞,足供四五千人议事及居住,实在是武林盟之最佳地点。”

  “就怕不方便南方之帮派。”

  “不妨在南方及武汉各设一处分盟,供二位副盟主指挥。”

  “好呀!谁出任副盟主呢?”

  “丐有郑帮主及青城道辉道长乃是大部份人支持之人选。”

  “悟非大师及周全道长呢?”

  “他们年岁已高,早已谦辞。”

  “也好,爷爷,你们担任何职?”

  “呵呵!爷爷该返牧场啦!”

  “这…大家舍不得啦!”

  “呵呵!有汗血良驹代步,说来就可以来呀!”

  “再住些时再走吧!”

  “当然,你有否武林盟总管人选。”

  “我属意方总管,却又担心薛老会不悦。”

  “呵呵!别担心,他要陪吾返牧场逍遥渡日子啦!”

  “这…太埋没了吧?”

  “呵呵!让你们年青人去发挥吧!”

  九月八上午巳初时分,至少有五百人分别搭车或跨骑接近郑县城,县令诸福更率领全县九千馀人列队于北城门前。

  那九千馀人个个春风面,毫无怨言,因为,他们皆知道本城首富载财之子载通今要载誉返乡啦!他们皆听说过‘载公’这个人,可是,他们一直到前天接获县太爷派人逐户通知,他们才知道载公便是载通。

  载通昔年是险些被黑霸杀死之富家小哥儿,如今,他在朝廷是皇帝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之‘一等护国公’。

  如今,他是指挥天下江湖人之武林盟主。

  听说他的财富甲天下。

  听说他娇如仙及儿子如麟哩!本城之人大多受过载通的济助呀!所以.大家欣然接及瞧瞧载通。

  车队一接近,县太爷诸福立即吼句:“参见载公”及先行下跪。

  衙役及军士们跟着喊句:“参见载公”下跪。

  城民们亦纷纷喊句:“参见载公”下跪。

  车队一停,立即传出清朗悠扬的声音道:“免礼!请起!”

  车帘一掀,一身儒衫的载通已经含笑飘下车,他一前行,刚起来的县大爷立即又下跪道:“参见载公。”

  “免礼!你便是诸县令吗?”

  “禀载公,微臣正是诸福,”

  “很好,你接任多久啦?”

  “正好一年。”

  “本县一共有多少人?”

  “九千八百七十七人。”

  “很好,替吾赏给每人十两银子,记住,连幼婴也赏。”

  “遵命!叩谢载公!”

  “免礼!”

  破剑王方川立即上前递出一个红包道:“这十万两银子,请大人代为转发。”

  “是!是!遵命!”

  载通一见娇们已经和许曼茹,氏一起牵着‘娃娃兵’前来,他立即含笑道:“故乡的泥土果真芬芳!”

  说着,他已经带她们前行。

  诸福立即道:“微臣开道!”

  不久,载通已经瞧见庄内之管家金德,他立即含笑道:“管家,久违啦!你的精神不错哩!”

  “天呀!公子!不!载公!您好!”说着,他立即下跪叩头。

  载通挥掌托住他道:“免礼!”

  他猛使力,脸儿甚至红,仍然跪不下去,城民终于明白载公的厉害。

  载通微微一挑指尖,管家立即向后一仰,只好站直身子。

  “管家!仔细听着,自明起,咱们的各家店面产品或食宿价格调降一成,田赋租金亦调降一成!”

  “是!”城民们不由大喜!“每年大寒之,以米面及油各一万斤济贫。”

  “是!”“诸县令!”

  “微臣在!”

  “吾亲手将这十万两银子托附你代为济助急需或急难之人,记住,每个月必须列帐行文至府城徐大人处备查!”

  说着,他已递出一张崭新的银票。

  “微臣代表城民们叩谢载公。”

  “免礼!”

  说着,他便率众沿途向城民们含笑招呼着。

  诸项‘利多’,立即使万民夹道欢呼。艮久之后,他们方始安排众人在进客栈酒楼,再返回庄内。

  葛天琴诸人立即陪入厅内就座。

  朱念祖便含笑叙述杀黑霸.取回产业及雇这些人之经过。

  管家诸人立即端来帐册,载通瞧过之后,含笑道:“你们皆甚为负责,吾分别赏你们一千两银子。”

  “谢谢载公!”

  “免礼!你们仍然按往例分红!”

  “谢谢载公!”

  “吾明要祭祖,妥加准备!”

  “是!”“酒肴若备妥,立即前来通知。”

  “是!”载通便陪众人内外瞧着。

  不久,载通站在坟前道:“爹!昔年若非你的调教,我早已躺在地下!更不可能有今的成就!”

  “缘份!若非你,本门岂能在如今的武林盟列一席之地呢?”

  必行呵呵笑道:“是呀!”

  “爷爷!本门可否物一批幼童作长期培植呢?”

  “吾有此意,此番返谷之后,便会进行此事。”

  他们又聊了一阵子,方始人内用膳。

  膳后,载通带五一妾,跟着朱念祖夫妇及朱扬掠往黄山,葛珍珠挟着月眉,载通挟着公主,一路畅通的掠去。

  不出半个时辰,他们已经掠入内,他们重返池畔,载通立即牵着朱卿的柔荑道:“卿姐!谢谢你在此地的牺牲!”

  “小事一件呀!”

  载通又牵着葛珍珠道:“珠姐,咱们在此结良缘吧?”

  “是呀!”

  “要不要再下去泡泡?”

  “不!不要!”

  “啥啥!瞧你吓成这样子!”

  “讨厌!你不知道发作之苦啦!”

  “是!是!”朱念祖含笑道:“扬儿!你便是在此地孕育的!”

  朱杨立即含笑点头。

  载通道:“扬弟!好好练武,我后要培植你接任武林盟主!”

  “我行吗?”

  “你如果不行,谁行呢?”

  众人不由会心一笑!朱念祖道:“扬儿!你已练至第三层境界,再加把劲吧!”

  “是!”朱念祖嘘口气道:“天下已太平,名利已有获,通儿,你是罕见的奇材,好好运用官方及江湖人脉发挥一番吧!”

  “是!”“吾由你的身上殷证‘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这句名言,扬儿,好好效法,别让大家失望!”

  “是!”朱念祖带众人走到口,道:“夫人,你知道吾目前要做什么吗?”

  “笑尽天下情!”

  “夫人果真是吾之知己!”

  他立即向外哈哈连笑!载通亦跟着哈哈大笑!不久,诸女们也感染的格格笑着。

  笑声便似仙籁回于山区及空中。

  ———全书完———
上一章   小马哥   下一章 ( 没有了 )
义魄雄风霸世妖姬夺魂笛(又名阿通正典波霸大胆好小子清源古月清风啸江湖血剑残阳剑啸残阳古龙残卷之太
混混ag平台网址|首页网发布的作品小马哥转载于互联网,作者是松柏生,旨在提供书友阅读参考。若《第十八章海海人生免计较》涉及版权问题,请通知我们,收到反馈我们会将相关稿件删除处理,因为本站编辑人手有限,感谢各位的包容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