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蝶衣变》第十八章海无边早回头的全文阅读页
混混ag平台网址|首页网
混混ag平台网址|首页网 火爆ag视讯|注册 玄幻ag平台网址|首页 武侠ag平台网址|首页 综合其它 总裁ag平台网址|首页 灵异ag平台网址|首页 耽美ag平台网址|首页 科幻ag平台网址|首页 乡村ag平台网址|首页 网游ag平台网址|首页 仙侠ag平台网址|首页 竞技ag平台网址|首页 热门ag平台网址|首页 重返乐园
ag平台网址|首页排行榜 都市ag平台网址|首页 言情ag平台网址|首页 穿越ag平台网址|首页 同人ag平台网址|首页 重生ag平台网址|首页 历史ag平台网址|首页 军事ag平台网址|首页 官场ag平台网址|首页 经典名着 短篇文学 校园ag平台网址|首页 推理ag平台网址|首页 全本ag平台网址|首页 畸爱博士
好看的ag平台网址|首页 天才相师 步步惊心 盛世嫡妃 庶女有毒 亿万老婆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异世邪君 武动乾坤 一柱擎天 九阴九阳 天才狂妃 百炼成仙 超级保镖
混混ag平台网址|首页网 > 武侠ag平台网址|首页 > 蝶衣变?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096? 时间:2019-9-9? 字数:18173?
上一章   第十八章 欲海无边早回头    下一章 ( 没有了 )
  八月十四晚上戌初时分,四位殿下嘘气收功之俊,麻帆立即含笑道:“四位皇兄今后可以自行在府中运功啦!”

  大殿下问道:“明夜房时,可有妙方?”

  麻帆早己由六位娇的口中预猜他们会如此问,所以,他立即含笑道:“先运功一周天,快乐之时再气。”

  “谢谢!”

  三殿下问道:“酒会影晌吗?”

  麻帆点头道:“是的!少喝些!”

  麻帆朝几上一指道:“你们各带一瓶回去,每夜运功之前,先服一粒,服完之后,请再来向我取。”

  “谢谢!”

  “预祝四位皇兄百年好合!”

  “谢谢!”

  四人一起身,便整衫及各带走一瓶蛇丹。

  麻帆便陪六位娇欣赏新月。

  于初时分,他们一返房,麻帆便入金燕的房内道;“燕姐!你还记得我们曾在天山欣赏中秋明月吗?”

  “记得!咱们便在那时遇上朱爷爷呀!”

  “是呀!害怕哩!”

  “嗯!朱爷爷以前很骇人,宗爷爷也怕他哩!”

  两人便边聊往事边宽衣。

  不久,麻帆入关之后,问道:“你可曾想过会嫁给我?”

  “有!爷爷早就问过我们,我们皆已同意。”

  “谢谢你们时我练剑。”

  “缘份吧!”

  两人便欣然行乐。

  舒畅之中,她便以纱巾堵口。

  几度进入仙境之后,她终于软啦!

  他立即到玉女峰玩着。

  没多久,他也愉快的收军啦!

  两人温存良久,方始净身歇息。

  翌上午,麻帆便带着六位娇到喜堂前协助招呼,皇亲国族及朝文武白官皆携眷前来致贺。

  麻帆及六位娇如鹤立群般受这众人的巴结。

  不久,太后及圣上主持过“告祖”仪式,便联袂前来。

  新娘乃是二位宰相及兵部尚书,侍郎之孙女,她们的人品一向甚受大家的赞扬,所以,才会有今之婚礼。

  午时一到,四对新人在众人注目下入内行礼,麻帆及位娇时坐在一旁愉快的欣赏着。

  婚礼按照大内正宗礼仪进行,尚未拜堂,便有事先安排妥的官员上前证美、歌颂及祝顺着。

  半个时反之后,圣上向麻帆一瞧,礼部尚书会意的立即来到麻帆身前行礼道:“恭请五殿下颂吉词!”

  事出突然,麻帆怔道:“要我说话吗?”

  “是的!五殿下乃是大勇大仁,大富大贵之人,您之吉词必能蒙润四位新人,促使他们百世奇昌土顺泽延延。”

  麻帆听得似懂非懂,他立即道句:“好!”及起身。

  来人立即报以热烈的掌声。

  麻帆学着先前诸人向大后及圣上行过礼之后,他走到大殿下及二殿下之前,立即双手各牵着他们的一手道:“我是个孤儿,却有今的成就,你们有这么好的基础,只要全力以赴,你们的未来未可限量,祝福你们。”

  二位殿下感激的道:“谢谢你!”

  麻帆又牵着三殿下及四殿下的手道;“丹田本有气,世人皆忘记,本这练功情,天下无难事,恭喜你们。”

  三殿下拭泪道:“谢谢大哥!”

  圣上心儿一震,忖道:“这才是朕的理想继承人。”

  麻帆一松手,走到台前道:“我没有读多少书,却凭着肯拼而有今的成就,我很珍惜。

  “我在民间听到太多人对圣上之感念,更瞧见多少官吏努力在做事,觉得我们的未来十分的美好。

  “望上有心做好多事,可是,他只有二只手,他也和我们一样,一天天的过日子,所以,圣上渴望你们一起帮他做。

  “所以,我希望大家好好的想,好好的做,大家多做一些事,民间的老百姓便可以享受到十分的福份,谢谢大家。”

  圣上显得立即喝道:“好!”他一鼓掌,众人便跟着鼓掌。

  麻帆连连道谢,方始返座。

  接下去,便是正式拜天地、高堂及拜。

  不久,四对新人己在悠扬乐声中入房。

  大后朝麻帆招手道:“帆儿!来!”

  麻帆上前道:“太后有何指示?”

  “你方才害哀家险些掉泪,你知道吗?”

  “不知道!对不起!我只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好孩子!本朝有幸矣!来!坐!”

  “不!我不能坐你身旁。”

  “坐!明带孩子来见哀家。”

  “是!”不久,众人一入座,新人己更服入座。

  山珍海味立即送来。

  太后不时的夹菜道:“多吃些菜吧!”

  麻帆道:“谢谢!太后也吃吧!”

  “好!好!”不久,文武百官依序前来敬酒,四位殿下各喝了三理酒之后,便望向麻帆,麻帆立即上前挡酒啦!

  他带头一冲酒,气氛便热络起来。

  不久,袁统领及萧统领联袂前来,只见他们各托半斤酒道:“禀五殿下!卑职铭谢您的指点。”

  “哈哈!你们回想去年之景,一定好玩吧?”

  “幼稚之至!”

  “哈哈!你们大有进步矣!今后得靠你们守稳些,我才能睡得香些!来!这壶酒先给我喝啦!”

  袁煌便欣然献酒。

  麻帆立即捧壶灌着。

  袁煌二人亦欣然灌着。

  三人各自喝光酒,方始相视一笑。

  群臣依序敬酒,圣上诸人轻轻啜酒,麻帆却一直陪着乾杯,良久之后,他方始完成任务的就座。

  太后喝着热汤道:“快喝些汤,可解酒。”

  麻帆立即欣然喝汤。

  不久,赵尚书道:“吾朝大喜,可否请五殿下表演武功助兴?”众人立即自动鼓掌。

  麻帆立即笑嘻嘻起身道:“好!我表演一下!”

  立见徐荷月一抬手,桌上的碗便飞入她的手中。

  麻帆会意的道:“瞧清楚啦!来呀!”

  他的右手一拾,远处宫女手中之酒壶己飞入他的手中,他喝句:“接好!”立即又抛出酒壶。

  宫女接住酒壶,立即心儿狂跳。

  麻帆朝一位小太监一瞧,立即招手道:“来呀!”

  小太监乍被起,立即尖叫道:“救命呀!”

  麻帆一旋掌再推掌,小太监在半空中绕了半圈,立即认回原处,他却吓得双脚一软,便落下。

  麻帆闪身出手,立即扶着小太监道:“失礼!”

  “我…我…”

  圣上哈哈一笑,道:“神技!”

  众人立即鼓掌着。

  麻帆道:“无双不成礼!再来一样吧!”

  说着,他已经走到厅外以右手托住铜

  那只铜重达千斤,众人不由目瞪口呆。

  麻帆左掌一掀,又抬起一只铜

  圣上哈哈笑道:“神力!大力士也!”

  众人立即鼓掌。

  航帆经经放下铜,方始就座。

  太后呵呵笑道;“好孩子!好孩子!吃些东西吧!”

  “谢谢太后!”

  麻帆便愉快的取用佳肴。

  没多久,几位王爷招麻帆“转台”麻帆便陪他们喝着。

  良久之后,圣上及太后一退席,麻帆方始陪娇们返府。

  朱玉娇立即取来蛇丹及浓茶道:“帆弟!快喝!没事吧!”

  麻帆嘘口气道:“没事!哇!那几位王爷够冲哩!”

  徐荷月道:“帆哥!咱们何时离京?”

  “后天!太后要我们明天去陪陪她!”

  “好!”“月妹!你告诉娇姐她们了吧?”

  “是的!”

  朱玉娇道:“帆弟!这是最后一仗,你得小心些!”

  “放心!我和月妹联手,足以砍平封家堡。”

  “别太大意,你得为我们保重!”

  “遵命!”

  “讨厌!”

  “哈哈!大家歇会儿,今夜好好赏月吧!”

  众人便各自近房运功歇息。

  戍初时分,他们便偷快的在院中赏月及取用点心。

  府中之下人们则汪另一侧聚着,因为,朱玉娇早己在七天前便赏一千两银子,吩附他们好好的赏月。

  十二名娘远离杭州来到京城,朱玉娇诸女早己在半个月前将赏银一千两各送给她们的家属,她们亦己接到家书。

  所以,她们愉快的抱着孩子跟在一旁赏月。

  深夜时分,他们方始欣然返房。

  麻帆搂着朱玉娇温存及聊着。

  翌上午,麻帆便和六位娇与太后叙着。

  没多久,四位殿下已经带新娘子前来请安,他们一见麻帆诸人,又惊又喜的立即轻声先向他们招呼着。

  不久,麻帆拉四位殿下步入花园,他立即低声道:“昨夜如何?”

  四人皆脸红的,满意的点头。

  麻帆低声道:“每夜仍须练功一个时辰。”

  “是!”“明年此时,你们便可以练掌、指、剑法,不过,你们必须持续练功,否则,你们明年会练得十分的累!”

  “是!”“你们有没有问题?”

  大殿下问道:“行房末期,如何克制身?”

  “你想持久些吗?”

  “是的!”

  “很简单!只要勤运功,丹田的力道越强,越容易控制!”

  “谢谢!”

  他们又聊了一阵子,麻帆方始带六位娇赴万岁殿。

  立见圣上道;“帆儿!你来辞行吧?”

  “是的!我必须去开封一趟!”

  “朕同意!陪朕走走吧!”

  “是!”二人也不搭轿,便沿途行去,良久之后,两人走到池畔坟前,圣上一见坟前有鲜花素果,立即问道:“你来祭拜啦?”

  “不是!娇姐她们常来此地。”

  “很好!你们有孝心的,她该安息啦!”

  “是的!”

  “四位殿下练功进展如何?”

  “己经扎基啦!接下来之一年就靠他们自己练习啦!明年此时,我再指点他们练习掌、指、剑法!”

  “你认为那位较具潜力?”

  “大殿下!他的信心很足,又肯练。”

  “其次呢?”

  “三殿下!他的悟性及毅力皆强。”

  “你认为朕该把王位传给那位殿下呢?”

  “我不能说!”

  “无妨!此地既照第三者,朕也不一定会采纳!”

  “我就说实话啦!”

  “说吧!”

  “三殿下!”

  “他有何优点?”

  “他似爹讲理,不摆架子,遇事不叫。”

  “他的能力呢?”

  “我不知道!不过,我由他不徐不疾练功之情形,我相信他会把大小事情安排好,他会是一个好人!”

  “好人不一定是好国君喔!”

  “对!我是好人,我就知道自己不是好国君,此外,我一生气起来,我就会很生气,不大好哩!对不对?”

  “你生气过吗?”

  “有!我上次杀蛮子之时,我就很生气!”

  “你有否再气过?”

  “没有啦!好像没有值得我生气哩!”

  “大殿下有何不好呢?”

  “他太臭啦!”

  “他太耀吗?”

  “对呀!他上、下轿都是耍大牌的派头,三殿下就会朝车夫点头,车夫扛起轿,感觉就不一样哩!”

  “二殿下呢?”

  “他更不好!他一天到晚不说话,两只眼睛却瞟来瞟去,他似乎在偷看别人,又似乎在提防别人看他,他真别扭!”

  “四殿下呢?”

  “他太没有主张及信心,样样问过之后,才敢去做哩!”

  圣上朝四周望了一遍道:“朕若要你暗中协助三殿下顺利练武,你办得到吗?你肯为朕保密吗?”

  “爹不让我告诉别人吗?”

  “不错!连诸位娇也必须瞒着。”

  “我想想看!”

  说着,他果真立即望向墓碑沉思着。

  良久之后,麻帆问道:“爹如此决定,三位殿下会反对吗?”

  “只要三殿下甚为突出,朕便无此顾忌,他们也不敢反对。”

  “好!我办得到!不过,得候我此行回来再说。”

  “不急!朕还要坐龙椅三十年哩!”

  “那更不成问题!”

  “你一定要守密,否则,你会害很多人。”

  “我知道!”

  “办妥事,立即返京协助朕。”

  “好!”两人便步返万岁殿。

  不久,麻帆已和六女返家,麻帆只字不提的直接返房运功,六女便各自去陪自己的爱子享受天伦之乐啦!

  深夜时分,麻帆及徐荷月一身便服的徒步离京,没多久,他们已经在林中戴妥面具及掠去。

  八月十六夜之明仍然又圆又大,夜风又甚为凉快,两人牵手飞掠,心中充了甜蜜相爱意。

  两人的功力经过互滋互生之后,已经接近武者之极限,所以,他们沿途飞掠,根本不会觉得疲累或饥渴。

  破晓之前,他们己近开封北门,麻帆遥见城墙,他不由欣喜的缓步道:“天呀!咱们已经到开封啦!”

  “不错!城门尚未开,咱们先运功吧!”

  说着,她己递来一粒蛇丹。

  麻帆服下蛇丹,便陪她在树枝间运功。

  嘹亮的乌啼声终于唤醒他们,他们一收功,便缓步行去。

  不久,他已经走近城门,他一见六位军士只是检查车轿及菜物,他们便愉快的入城及行向忠义堡。

  没多久,他们已经来到忠义堡前,麻帆一见蛇王时宗扬汪凉亭奕棋,金三则任旁品茗观棋,他立即喊道:“将!”

  说着,他己摘下面具。

  三老不由呵呵齐笑!

  门房忙行礼道:“参见殿下!”

  “免礼!辛苦啦!”

  他立即和徐荷月步入凉亭。

  立见金武、金文夫妇及金轮、金彬联袂掠来,麻帆向三老行礼,再转身向金武诸人行礼致意。

  金武低声道;“封家堡随时会出事!”

  “哇!真的呀?”

  “在这段期间内,每隔三、四天,便有人到后山林中去决斗,每衣至少有四、五十人,而且死者皆立即被毁尸哩!”

  “大约死了多少人啦!”

  “九百七十三人。”

  “哇!这么多呀!快死光了嘛!”

  “尚有将近一千人,而且已经三天没有拼斗了,这是暴风雨前之宁静,我们每夜皆准备要采取行动哩!”

  “哇!太好啦!我正好赶上啦!”

  徐荷月道:“帆哥!咱们今夜入堡瞧瞧!”

  “好呀!”

  金三问道:“四位殿下前天成亲,你们没参加呀?”

  麻帆应道:“有喔!我替他们挡酒,险些醉哩!”

  “你们由山路来呀?”

  “正是!我们昨夜子时离京呀!”

  “天呀!你们飞来的呀?”

  “哈哈!差不多!真好玩哩!”

  “先漱洗,再陪大家用膳吧!”

  “好呀!”

  麻帆二人便步入金燕的房内沐浴及漱洗。

  不久,他们分别由柜中桃出衣衫,便欣然穿上,麻帆指着徐荷月的衫道:“太紧了!换一件吧!”

  她既羞又喜的更衣着。

  她样样顺心,心宽之下,身材史成,尤其双经过麻帆的爱妩,更是丰的令她自己满意之至。

  不久,她总算换上较宽之衫裙啦!

  两人便欣然入听陪大家用膳。

  膳后,蛇王问道:“吾之孙子可爱吧?”

  麻帆喜道:“吵死啦!每天叫个不停,又听不懂他们在叫什么?”

  “呵呵!牙牙学语啦!”

  众人也跟着微笑啦!

  麻帆向蛇姬道:“绵姐那两个儿子…”

  “晋元!晋忠!你不知道他们的名字吗?”

  “失礼!我真的没记住!十二人哩!”

  蛇姬笑道:“不行!一定要记住,不然,第二批的十二个娃娃一来,你怎么办?第三、四、五批的娃儿,你该头大啦!”

  麻帆怔道:“还有这么多吗?”

  “对!”

  “月妹!会有这么多吗?”

  徐荷月原本就不好意思,麻帆楞头楞脑的一问,她又不忍心数说麻帆,所以,她只好点点头。

  麻帆立即道:“我会好好的记住!”

  采人听得不由泛笑!

  麻帆向宗扬道:“爷爷!晋政及晋总谷长二个小门牙啦!”

  宗扬呵呵笑道:“这么快呀!此间事了,吾就和你入京吧!”

  “好呀!那儿还有三十间客房哩!”

  “好!好!吾就入京开开眼界吧!”

  “!”

  他立即介绍着京城风光。

  徐荷月亦接着谈十二位可爱的孩子。

  良久之后,他们两人方始返房运功歇息。

  戍中时分,麻帆二人戴着面具由堡后离去。

  不久,他们已经抄舟过河。

  上岸之后,他们便直接入林掠去。

  没多久,他们已经听见打斗声,他们便缓步行去。

  此时,封家堡总管正率领三百人扑杀十卫老么甄铭及他的四十名手下,战况便一直由柳助所掌握。

  原来,柳助在半个时辰前,吩咐六十名心腹怒甄铭的手下,双方在此约战不久,柳助己带人来啦!

  甄铭闻讯而来,柳助便和三人“侍候”他啦!

  徐荷月和麻帆瞧了一阵子,立即掩向封家堡。

  不久,他们己由左墙入堡,只见后墙一带有不少人在议论柳助拼甄铭之事,别处则根本没有一人防守。

  徐荷月便带着麻帆沿墙行去。

  没多久,她们已经潜返徐荷月的房中。

  徐荷月朝椅上一指,便先行上椅运功默听。

  麻帆朝她身旁之椅上一坐,亦运功默听着。

  刹那间,他立即听见“晌曲”

  此时的红姑正在房中陪着一位长老快活,那位长老正披她“咬”得喀嗦运连,却仍然咬牙猛冲着。

  红姑暗暗一笑,立即疾速催功。

  刹那间,长老己经怪叫不己!

  舒畅之中,他一如注噬!

  红姑倏地扣住他的“麻”便吻着他。

  他便不吭半句的被地乾啦!

  红姑暗暗一笑,立即起身运功。

  没多久,一名长老及三卫联袂来到门外,这:“属下求见!”

  红姑大方的身道:“进来!”

  五人一入房,立即行礼道:“参见堡主!”

  “免礼!有何贵干?”

  立见一名长者问道:“崔长者怎么啦?”

  “兴奋过度!歇息一阵子。”

  “他会不会仙逝啦?”

  “不错!”

  “啊!怎会呢?”

  “吾害了他,怎样?”

  “堡主说笑矣!堡主岂会如此做!”

  “很好!你识大体的。”

  “禀堡主!总管率众残杀甄老,请你阻止!”

  “会有此事?人在何处?”

  “后山!”

  “他们怎会拼起来?”

  “下人所引起!不过总管太小题大作啦!”

  “告诉吾!弟兄们全到那儿去吨?”

  “这…”“莫非吾无能,导致采叛亲离乎?”

  “不!堡主英明!仁慈!普渡众生!”

  “格格!你把吾形容为万家生佛啦?”

  “堡主受之无愧!没有一位女子似堡主这么大方呀!”

  “既然如此!弟兄们任何处?”

  “他们互拼而亡啦!”

  “当真?”

  “真是如此!”

  “你们为何不禀报呢?”

  “属下诸人不便干涉他们之私怨及私斗,这是规矩!”

  “胡说!荒唐之至!五、六千人拼死了多少啦?”

  “近五千人!”

  红姑厉叱道:“什么?你们坐视此事如此严重发展?你们是什么意思?你们是否要趁机铲除异己?”

  “堡主息怒!死者大部皆是属下诸人之子弟兵。”

  “胡说!你的子弟兵会互拼吗?”

  “属下未曾详述,曲长老三人及詹护法二人一直使手下挑拨,属下六人只好联手将他们及其子弟兵消灭。”

  “好!你们已经独立了,你们来当堡主吧!”

  “堡主息怒,属下绝无此意!”

  “好!你道出心意吧!”

  “属下请堡王阻止总管残杀自己人,”

  “你们扑杀曲詹五人,是否为残杀自己人?”

  “不!不是!”“哼!吾不愿介入,你们自己处理吧!”

  “堡主不会过问此事吗?”

  “不会!”

  “好!属下告退!”

  五人一离房,立即率人匆匆离去。

  总管之手下见状,立即出声示警,此时的柳助己经宰掉甄铭那批人,他乍闻警讯,立即叫啸连连!

  这是他的动员令,亦是,他通知红姑之信号。

  红姑却泡入池中闭目养神哩!

  柳助的手下尚有六百余名,两名长者及三术只剩下二百余人,不过,五人联手之威力仍然深深威胁着柳助这批人。

  所幸柳助的心腹源源赶来,双方便是一场混战。

  徐荷月带着麻帆瞧了不久,便前往红姑之房,他们一到门口,红姑已听出来了高手,她立即起来拭身。

  徐荷月立即低声唤道:“义母!”

  “小帆你们来啦?”

  “是的!”

  她速整妥衫裙,立即前来道:“你们来得正好!双方提前火拼将会是他们的末日。”

  “是的!我们如何下手呢?”

  “先经他们火拼,你们再以毒针消减他们!”

  说着,她已经启柜取出一个黑盒。

  徐荷月一启盒,便见整盒的蓝汪汪毒针,红姑道:“你们需戴着皮套,以免沾上!”

  说着,她已由柜内取出两付皮套。

  徐荷月立即替麻帆及自己戴上皮套,再指点发手法。

  “明白了!”

  红姑取出两把剑,道:“带着吧!”

  “是!”“孩子好吧?”

  “很好!圣上特别旨令他俩后为朝廷效力。”

  “他有眼光,让他们稍抵吾之罪吧?”

  “义母智减这批恶人,功德无量!”

  “这是吾甚慰之事!”

  “义母入京瞧瞧孩子吧?”

  “不!吾己决心隐遁!去瞧他们吧!”

  说着,她也抓起一把剑。

  三人沿墙飞掠到现场附近,立即瞧见柳助及三十人对付三卫,另有二百人则紧攻着二位长老。

  其余之人则已经拼斗得只剩下四十余人在拼斗。

  红姑满意的轻轻点头着。

  她们便各隐在一块石后注视着。

  战况越来越烈,便听柳助道:“咱们握手言和吧!”

  “呸!杀!”三卫立即凶残的扑杀着。

  柳助的四名手下当场被砍成八段。

  柳助一咬牙,便率采猛拼。

  柳助久候不到红姑,他不由暗感不对劲,所以,他才打算握手言和,哪知,三卫居然拼命扑杀着。

  他决心猛拼啦!

  可是三卫的确不凡,不到半个时辰,柳助的手下只剩下八人,柳助自己也挨了一剑,他立即喊道:“来人呀!堡主!您快来呀!”

  立即有三十人前来救抑助。

  二位长老早已大开杀戒,他们的周围只剩下一百人左右,那三十人一走,其余的七十人便暗暗叫苦!

  红姑轻轻点头,徐荷月便带麻帆一步步的利用树干及大石接近现场,红姑则移向另外一侧。

  不到半个时辰,二位长老己经宰光七十人,三卫也又宰了十九人,二位长者一掠来,柳助拔腿便跑。

  一位长老立即叱喝的扑来。

  他们三人正好扑向麻帆二人隐身之处,麻帆二人早己各扣二大把毒针,此时立即现身及疾撒出毒针。

  事出突然,柳助三人立即各中五至六支毒针。

  他们惨叫一坠下,便翻滚不己!

  三卫原本在迫剩下的十九人,他们乍听惨叫,立即扑来。

  红姑一闪身,便追杀着那十九人。

  麻帆二人立即联袂扑向三卫。

  两人各级光所有的毒针,便拔剑攻着。

  三卫正在闪躲,麻帆二人一接近,便全力扑攻,骇人的剑虹立即闪电般疾绞向三卫。

  三卫拼斗迄今,己甚疲累,当下便有一人,被绞成数段,另外二人正在闪避,麻帆一人己经疾追而来。

  不出盏茶时间,剩下的二卫已经被绞碎。

  红姑匆匆掠来道:“逃掉十一名小角色,不足为虑,来!”

  她一掠,使站在一块大石上,道:“便是此地!走!”

  说着,她己掠向堡内。

  不久,刷帆二人己跟入房,红姑自榻下取出一个小包袱,立即道:“吾走啦!好好做些善事,稍为吾续些罪孽吧!”

  徐荷月立即下跪道:“恭送义母!”

  麻帆一跟着下跪,红姑已经顺手将烛台挥向榻上道:“走吧!让这个鬼地方夷为平地吧。”

  说着,她己疾掠而去。

  麻帆二人掠上屋顶,使见她己破空掠去。

  徐荷月道:“走吧!”

  两人入房取走包袱,立即凉去。

  不久,他们一掠到黄河畔,便见封家堡上空已经烧得火红,她们找了不久,便瞧见一条小船泊在岸边。

  徐荷月将二锭金元宝留在岸上,便解索掠上船。

  麻帆一上船,徐荷月便以右掌疾拍向岸上。

  “咻!”一声,小船已经倒而去。

  徐荷月轮以掌力劈着水面,便催舟疾飞向对岸,没多久,小舟己绝疾向对岸,两人便腾掠而起。

  “砰!”一声,小船己经撞破。

  麻帆二人己经提包袱疾掠而去。

  不到半个时辰,他们己经掠近忠义堡大门,他们未待守夜人员出声,立即摘下面具及掠陪而入。

  利那间,他们已掠入房中。

  他们放下包袱,立即更衣沐浴。

  不久,他们一入客厅,便见众人皆在等侯,徐荷月立即道:“除了十一名公角色之外,封家堡全毁啦!”

  蛇王点头道:“太好啦!”

  金三道:“红姑呢?”

  “归隐了!请大家放过她吧!”

  “她才是真正的善人呀!”

  “谢谢爷爷!”

  宗场呵呵笑这:“小帆!你真是福星,你所到之处,坏人必死!”

  “不!这是义母的巧安排!八九百人拼到剩下二十余人,我们才出面收拾残局,义母真高明!”

  蛇王道:“你是贵人多助呀!”

  “谢谢!月妹,咱们明去挖珍宝吧!”

  立见金三道:“不急!近一定有人注意该处,明夜再去吧!”

  “也好!”徐荷月立即返来提来包袱道:“义母所赠,大家瞧瞧吧!”

  说着,她己打开包袱!

  立见:个包袱皆装一束束的钱票,众不由怔住啦!因为,这些银票多得吓人呀!

  金轮及金彬便各取一叠清点着。

  不久,他们己证实每束银票各为五万两银子。

  蛇王咋舌道:“上千万两哩!乖乖!”

  徐荷月向麻帆问道:“如何处理?”

  “我…我也不知道!各位爷爷处理吧!”

  金三道:“丐帮一直以水家庄那些财物在济贫,咱们拨三百万两银票由他们去济贫吧。”

  麻帆点头道:“再多捐一些吧!”

  金三答道:“已经够多了!剩下的银票及珍宝先存着,后可以救急或救穷,以免一下于全部耗光。”

  “好吧!”

  “你们辛苦啦!歇息啦!”

  众人立即各自返房。

  麻帆一上榻,便紧搂吻着她。

  “帆哥!别吵了他人!”

  “我知道!我太高兴啦!”

  徐荷月便热情的搂吻着。

  良久之后,两人方始各自运功歇息。

  天亮之后,丐帮立即前来通报封家堡己毁之事,金三也不表功,他立即托对方带走三百万两银票。

  丐帮弟子一走,麻帆便陪众人叙着。

  黄昏时分,麻帆夫妇陪金三、宗扬、蛇王、蛇娠及金武、金文父子由堡后离去,使迅速的出城。

  不久,他们已经沿林疾掠。

  他们一近黄河,便有十六名堡中弟子已经备妥船。

  他们一上船,桨夫们便合力奖。

  没多久,麻帆诸人己带走十六名弟子。

  他们沿林掠不划半个时辰,便来到拼斗现场,却见四周固绳立牌示警,尸体己由官方运走。

  徐荷月一找到大石,便移开大石。

  十六名弟子立即拔剑挖掘。

  不久,一个大木箱已经被抬出,金三一拆箱,便见箱的珍珠、玛瑙、翡翠及宝石,他们立即迅速装入麻袋中。

  大箱一个个被搬出,珍宝纷纷被装入大袋中。

  半个时辰之后,他们己经装有二十大袋的珍宝,众人忍住惊喜的立即将空箱重新埋入地下再以大石着。

  他们立即扛袋离去。

  亥中时分,他们已经顺利的返堡,他们将珍宝藏入地下密室之后,立即各自返房歇息。

  于初时分,他们重返唬中取用宵夜。

  众人商议一阵子,便决定由金武留下来分批出售珍宝,其余之人则于翌启程返京。

  众人一商量妥当,便欣然歇息。

  翌上午,麻帆夫妇和金三、宗扬、蛇王、蛇姬搭车北上,金武则率六名助手沿途护送及安排食宿。

  哪知,开封府城大人已经以铎骑沿途通报五殿下返京之消急,所以,沿途之官员纷纷送及安排食宿。

  麻帆慷慨的赏给每位县官一万两银子,吩咐他们多做些善事。

  八月二十九上午,他们己入京城,这一次,麻帆一共花了六白余万两银票,受恩之官员吏超过六百人。

  后,这些官员果真为麻帆积了不少的德哩!

  且说,麻帆诸人一近府,朱玉娇诸女便欣然着亲人。

  诸老部迫不及待的抱着宝贝曾孙子。

  蛇姬更走左右开弓的抱着史绵绵之二位儿子。

  府中立即笑声连连!

  不久,太后又是率先赶来啦!

  麻帆刚她入内,几位王爷也赶来报到啦!

  接着,圣上及二位皇后带着三位公主也起来啦!

  御膳房的大师所炊制之山珍海味也送来了。

  圣上欣然道:“大家别拘束,别因为我而别扭。”

  麻帆叫道:“对!爹已经不自称朕,大家好好喝几杯!各位皇叔,我这三位爷爷皆是海量哩!”

  众人立即欣然入座。

  金三诸老果真陪着几位王爷畅饮着。

  圣上问道:“事情解决了吧?”

  麻帆答道:“该死的人全部死光了,今后的只剩下好人!爹,你可以好好的推行你的理想,大家一定会推动的。”

  “哈哈!很好!来!大家乾杯!”

  “乾杯!”

  来人乾杯之后,圣上道:“帆儿,听说开封以北各县令以上的官员皆收到你致赠一万两银子,可有此事?”

  “有!”

  “你为何如此做?”

  “他们一有钱,就不会『歪哥贪污』,而且也可以多做些事,老白姓就有太平于可以过了,对不对?”

  “哈哈!对极了!不过,你那来的六百余万两银子呢?”

  “那些坏人抢的呀!”

  “哈哈!他们拼命抢,你却拼命花掉哩!”

  “是呀!”

  “你真大方哩!”

  “我也花不了多少钱呀!”

  “你为何辞掉西湖府下府之军士及下人呢?”

  “我…有吗?”

  金三道:“禀圣上…”

  圣上哈哈笑道:“别多礼!说吧!”

  “是!老朽认为天下己太平,而且己有六十对夫妇在看管,何必再浪费那些银子呢?他们也可以另外做些事呀!”

  “很好!人人若能有此念头,吾朝必旺!”

  航帆举杯道:“爹放心乾杯!一定旺啦!”

  “哈哈!好!乾杯!”

  父子俩便欣然乾杯。

  圣上笑道:“帆儿!你可知道你的草原居处变成怎样啦?”

  “不知道喔!爹派人去看过啦?”

  “不错!我派安西府之人去瞧过,那儿已成为城啦!”

  “天呀!那些还活着呀!”

  “不错!至少有二万只哩!我全赏给他们啦!”

  “哇!这么多呀?厉害!”

  “我另外赏给忠义庄之人二十万两黄金,整座桃源山也赐给他们,他们却将二十万两黄金用于济贫,很好!”“哇!爹设想周到哩!”

  “哈哈!我己将边防之一百七十五万名军士以忠义庄模式安置在各大山坡垦植,目前已有成效啦!”

  “哇!了不起!敬爹!”

  “哈哈!乾杯!”

  “乾杯!”

  两人欣然乾杯之后,金三起身道:“哈哈!你又失言啦!该罚吧!”

  “乐意之至!”

  金三便接连喝三杯酒。

  圣上哈哈一笑,方始乾坏。

  这一餐愉快的进行一个多时辰,方始散席。

  圣上诸人一走,金三便含笑道:“有此明君,百姓幸甚!”

  蛇王道:“若无小帆,岂有此明君!”

  麻帆道:“谢谢爷爷!不过,圣上原本就英明。”

  蛇王自知身在大内,不该失言,立即道:“对!对!”

  众人又聊了一阵子,方始返房歇息。

  麻帆和六位娇一起来到池畔慈母坟前凭吊,立听朱玉娇道:“帆弟!咱们今后可以安稳的过日子啦!”

  “是的!”

  “可是,一位皇后在五六天前仍然在聊天之中试探你有无登基之事,我们别在此地太久吧!”

  “别计较!今后,我们每年只须来此住三个月,我们可以住西湖或别处游历,以免她们过于耽心。”

  “好呀!咱们何时走?”

  “再住半个月吧!”

  “好呀!”

  他们便沿着池塘边赏景边聊着。

  黄昏时分,他们返府之后,便见四位殿下已经陪金三诸人在聊天,麻帆立即上前招呼道:“之至!”

  大殿下道:“恭喜你解决所有的事啦!”

  “是呀!你们中午为何投来喝几杯呢?”

  “忙着处理公事呀!今夜来叨扰几杯。”

  “不!你们今夜就住下,好好的喝一番,如何?”

  “好呀!”

  大殿下立即支退轿夫。

  不久,麻帆诸人已经陪四位殿下畅用酒菜。

  麻帆打算在今夜成全三殿下,所以,他要灌醉他们。

  金三、蛇王及宗扬一起哄,八人便畅饮着。

  不到一个时辰,三殿下已经脸通红的先返客房歇息,麻帆暗喜道:“这才象话!这三人就不知进退啦!”

  他又灌了盏茶时间,大殿下三人己被扶入客房啦!

  麻帆迅即制昏大殿下三人,立即步入三殿下之房,立见三殿下起身道:“好酒!好酒!皇兄他们醉啦?”

  麻帆含笑道:“没醉!己在睡了!”

  “大哥真是海量呀!”

  “你也不错!”

  “逊太多矣!”

  “别客气!我问你一句话,好不好?”

  “请!”

  “我助你好好的练妥武功,甚至助你后登基,不过,你一定要做得比爹好,你肯不肯答应我?”

  “肯!我可以发誓…”

  “不必!此外,你别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

  “当然!”

  “好!你运功吧!”

  说着,他己送给三殿下六粒蛇丹。

  三殿下一服下蛇丹,立即提气运功。

  不久,麻帆徐徐将功力由三殿下的“百会”选入,不到半个时辰,三殿下的全身骨骼己经“劈巴”的响个不停。

  麻帆徐徐收手道:“别停止!”

  说着,他已服下蛇丹在旁运功。

  天亮时分,麻帆一收功,便低声道:“可以啦!”

  三殿下一收功,便跪在榻道:“谢谢大哥!”

  “起来!别忘了咱们的约定。”

  “是!”不久,麻帆己经解开大殿下三人的道。

  他们三人便呼呼睡着。

  三殿下见状,亦欣然入眠。

  麻帆陪众人用膳之后,立即赴校场。

  他一到校扬,便见南北军又在拼斗,他欣然一笑,便步向台上,圣上朝左侧空位一指,他立即入座。

  半个时反之后,北军终于险胜,麻帆点头道:“精彩!”

  圣上含笑训勉不久,便和麻帆离去。

  用人一返万岁殿,麻帆先向一位皇后行礼,便陪圣上聊着。

  不久,两位皇后已经带着四位媳妇去时太后,麻帆又即低声道:“爹!我已经在昨晚完成爹的吩咐啦!”

  “高明!他们尚在睡吧!”

  “是的!”

  “海儿呢?”

  “他运功一整夜,此时己任酣睡。”

  “他足以领先他们了吧?”

  “至少领托三十年。”

  “太好啦!你办得很好!”“他向我保证会做得比爹好。”

  “他有此能力!很好!”“爹!我打算在九月十五南下,今后,每年六至八月,我们会返官定居,爹不会再留下我了吧?”

  “好!好好替朕考核各地官员。”

  “是!”两人又聊了一阵子,麻帆方始返府。

  晌午时分,麻帆唤醒四位殿下,便陪他们用膳。

  膳后,四位殿下欣然一走,麻帆松口气的道:“圣上已经答应我们在十五离去,明年六月在返京住三个月。”

  诸女不由大喜!

  不久,朱玉娇陪麻帆近房,她一关安门窗,立即搂着麻帆道:“帆弟!爷爷要我趁着年青多生些孩子哩!”

  “好呀!你要生几个?”

  “随你的意思!”

  “好!我们好好生八个吧!”

  “好!”四片儿立即在一起。

  衣衫却迅速滑掉啦!

  麻帆抚着着丰道:“好大!好美喔!”

  “若无你,它们又扁又小哩!”

  “是呀!我当时也瞧得很奇怪哩!”

  “帆弟!谢谢你!”

  “我也要谢谢你为我生孩子哩!”

  “嗯!来吧!”

  两人立即滚入榻内。

  一拍即合,战火立即引燃。

  姐有情,弟有意,两人欣然奉献着。

  不久,朱玉娇趴在他的身上大打不己!

  不久,麻帆站在榻前老汉推车啦!

  没多久,她也以“贵妃回眸”合着。

  人的响曲一再的响着。

  不久,她抱腿仰躺于榻沿,他立即开始“百步穿杨”啦!

  接下去便是诸葛孔明高卧隆中啦!

  霸王学鼎也搬上场啦!

  八仙过海亦出现啦!

  桃花过渡也搬出来啦!

  朱玉娇乐得不由连叫着“帆弟”

  麻帆立即跃马中原。

  他似在天山草原驰骋着。

  她这匹胭脂马放力奔驰啦!

  她香汗淋漓啦!

  她呻运运啦!

  终于,胭脂马四脚朝天啦!

  “帆…弟…给我…”

  “没问题!接着。”

  “好…帆弟…”

  “好娇姐!”

  两个身子粘住了!

  四片儿也粘注了…

  ----全书完----
上一章   蝶衣变   下一章 ( 没有了 )
风月情仇横扫千军小马哥义魄雄风霸世妖姬夺魂笛(又名阿通正典波霸大胆好小子清源古月清风啸江湖
混混ag平台网址|首页网发布的作品蝶衣变转载于互联网,作者是松柏生,旨在提供书友阅读参考。若《第十八章蝶衣变海无边早回头》涉及版权问题,请通知我们,收到反馈我们会将相关稿件删除处理,因为本站编辑人手有限,感谢各位的包容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