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君临天下》第十八章风花雪月事多的全文阅读页
混混ag平台网址|首页网
混混ag平台网址|首页网 火爆ag视讯|注册 玄幻ag平台网址|首页 武侠ag平台网址|首页 综合其它 总裁ag平台网址|首页 灵异ag平台网址|首页 耽美ag平台网址|首页 科幻ag平台网址|首页 乡村ag平台网址|首页 网游ag平台网址|首页 仙侠ag平台网址|首页 竞技ag平台网址|首页 热门ag平台网址|首页 重返乐园
ag平台网址|首页排行榜 都市ag平台网址|首页 言情ag平台网址|首页 穿越ag平台网址|首页 同人ag平台网址|首页 重生ag平台网址|首页 历史ag平台网址|首页 军事ag平台网址|首页 官场ag平台网址|首页 经典名着 短篇文学 校园ag平台网址|首页 推理ag平台网址|首页 全本ag平台网址|首页 畸爱博士
好看的ag平台网址|首页 天才相师 步步惊心 盛世嫡妃 庶女有毒 亿万老婆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异世邪君 武动乾坤 一柱擎天 九阴九阳 天才狂妃 百炼成仙 超级保镖
混混ag平台网址|首页网 > 武侠ag平台网址|首页 > 君临天下?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099? 时间:2019-9-9? 字数:16200?
上一章   第十八章 风花雪月艳事多    下一章 ( 没有了 )
  七月七乃是七夕!中国情人节,深夜时分,仍有不少情侣在花前月下卿卿我我,舍不得分别。

  汉驸马府前突然来了八位陌生中年人,立见常安迅速启门,那八人亦不打半句招呼的立即入内。

  不久,他们已入书房。

  立见常安各递给一人一个信封道:“各派尚有一名卧底人员,这是他们的资料及证据,请拆阅。”

  八人一拆阅,立即皱眉。

  他们阅毕之后,立即叹息。

  常安道:“暗箭难防,各位掌门人别叹息!目前尚有一万余名黑道人物匿居在承德、合肥及成都。”

  他立即摊开三份地图。

  常安道:“地图上之红圈乃是他们散居之处。”

  那八人立即瞧得神色一悚。

  “各位掌门人若不先下手,他们配合内袭击任何一派,势必可以在一个时辰内将该派澈底瓦解。”

  “是的!驸马有何对策?”

  “在下恭请八位掌门人先解决内再暗中会合,咱们决定在中秋子时同时在三个地区出击,来得及吗?”

  “行!”

  “成都这批人请青城、点苍及峨嵋负责,如何?”

  “好!”“合肥这批人由在下配合单于世家及武当负责。”

  武当派掌门人立即点头同意。

  “少林四派则负责承德这批人,如何?”

  “行!”

  “各位掌门人尚有何意见?”

  八人立即摇头。

  “咱们必须争取时间,恭送各位掌门人。”

  八人立即恭声致谢。

  不久,他们已经消失于远处。

  常安一返书房,圣上便已和海邈、单于福坐在桌旁,常安立即道:“各派皆已同意在子时动手。”

  海邈点头道:“很好!咱们于十三晚上启程。”

  “是!”圣上道:“需否调动侍卫?”

  海邈道:“不必!别打草惊蛇!这批人得很!八大门派至少可以动员二万七千人,此役必胜!”

  “很好!玉卿呢?”

  “她早已奔走于这三处,她正在稳住她们,中秋之夜,她刚在合肥下毒配合咱们,咱们可谓最轻松。”

  常安道:“没人在别处下毒呢?”

  “没有!此事不宜假手任何人。”

  “爷爷!我去支援成都之三派,如何?”

  “不必!此三派至少有八十五百人,稳胜!”

  “可是,必有不少伤亡哩!”

  “谁叫他们平太松懈,你宜在这段期间好好和单于世家之高手砌磋,同时也和石坚这批人砌磋!”

  “是!”“夜深了!歇息吧!”

  说着,他们三人已先离去。

  常安收妥资料,方始返房。

  却见单于明珠端来香茗道:“安哥请品茗。”

  “好!?尚未歇息呀?”

  “我…我…可否实言?”

  “好呀!”

  她脸红的道:“娘已数度询问我有喜否?”

  “这…此事急不来呀?”

  “吾家并无子嗣,娘急于择一孙承续香火。”

  “我明白!这样吧!你这阵子天天陪我吧!”

  “谢谢安哥!”

  常安喝口香茗,宽衣道:“莲妹及妃妹尚未有喜吧?”

  “是的!”

  “我最近忙于练剑,我该多陪你们!”

  说着,他已欣然张臂。

  她一卸中衣,便羞赧投怀送抱。

  他挥熄烛火,立即吻着她。

  她热情如火的在他的怀中动着。

  常安焰一涨,就地破关而入。

  她一脚搁上椅,便热情献身。

  “安哥!我不会不孕吧?”

  “不可能!我保证你在中秋前会有喜讯。”

  “谢谢安哥!”

  两人立即搏着。

  半个时辰之后,她不支的倒上榻,他打铁趁热的追杀着,她亦鼓起余勇的还击着。

  绵绵密集攻势之中,她终于呻连连!

  他又痛宰一番,方始将她毙!

  从那夜起,常安在白天和神弓客及单于世家高手们过招,夜晚则专心的在单于明珠身上“下功夫”

  八上午,他刚赴单于世家练剑回来,单于明珠已经笑嘻嘻的来低声道:“安哥!爷爷方才已确定我的喜讯。”

  “哈哈!我不是黄牛吧!”

  “谢谢安哥!今夜由莲姐侍候你吧!”

  “哈哈!太现实了吧?”

  “我…我…”

  “哈哈!逗?的啦!保重些!”

  二人一入厅,海邈便含笑道:“常安!恭喜啦!”

  “谢谢爷爷!”

  “此次得靠你自己!”

  常安一脸红,只好返房沐浴更衣。

  不久,他己欣然陪众人用膳。

  膳后,徐玉珠含笑道:“珠儿!你跟娘来一下!”

  单于明珠立即羞赧的跟去学习保养之道。

  常安稍歇,便和神弓客诸人在院中拆招。

  未中之,倏见一大批人前来,常安一收招,他一见是大内侍卫副统领徐千鼎率队,他立即明白“密探来啦!”

  不久,六十余人已入内列队,立见徐千鼎行礼道:“参见驸马!”

  “平身!各位辛苦啦!”

  “理该效劳!圣上钦赐金银珠宝及大内名品,请驸马查收!”

  “谢谢!大叔!请!”

  钟金龙立即率人上前抬走大小礼盒。

  不久,圣上含笑步出,徐千鼎诸人立即下跪行礼。

  “平身!”

  “遵旨!”

  “大内安好吧?”

  “托太上皇洪福,圣上锐意革新,文武百官奋发图强!”

  “很好!免赋三年之诏已颁了吧?”

  “圣上择于中秋颁诏!”

  “呵呵!好贵重之秋节礼品,百姓一定会大喜。”

  “是的!”

  “你们暂居此地,过了中秋再开始工作吧!这段期间,由惠淑公主指导你们如何做?你们亦可以提供意见!”

  “遵旨!”

  “下去歇息吧!”

  “遵旨!”

  钟金龙立即上前安排他们前往客房。

  圣上低声道:“安儿!有他们来此,你们可以放心出击啦!”

  “是的!爷爷真是洪福齐天!”

  “呵呵!说得好!”说着,他已先行入厅。

  常安便和神弓客及“影子”拆招。

  他们分别施展弓招及剑招,攻势既疾又猛,常安虽然只是施展木剑,却游刃有余的拆招着。

  黄昏时分,常安三人方始欣然收招。

  他入内沐浴更衣之后,便去见徐千鼎诸人,只见他们正在听惠淑公主叙述各地情势,他使含笑在旁聆听。

  不久,惠淑公主道:“各位歇会儿,用膳地点在第四排舍右侧。”

  “遵旨!”

  常安便欣然和惠淑公主返厅陪圣上诸人用膳。

  膳后,惠淑公主向圣上道:“爷爷!他们所学甚,假以时,必然能够顺利督导各地官吏。”

  “很好!毋枉毋纵,更不准仗势凌人。”

  “这是他们的工作信条,每人皆牢记在心。”

  “很好!你们聊吧!”

  说着,他已含笑离去。

  麦莲含笑道:“安哥!海爷爷刚回来,目前正在歇息。”

  “太好啦!他必然携回佳音!”

  他们便欣然聊着。

  没多久,海邈入厅道:“小安!你真走运!”

  “别卖关子嘛!”

  “呵呵!合肥那批家伙居然因为女人而拼斗,玉卿藉机严惩相关人员,一共宰了六百余人,其中有八十名好手。”

  “哇!太好啦!别处应该也发生类似情事呀!”

  “呵呵!别胆心啦!玉卿估计过,她可以毒毙一、二十人,剩下的一千余人根本挡不住你一人啦!”

  “哈哈!爷爷少捧我啦!”

  “呵呵!你对自己没有信心吗?”

  “敌情不明,岂敢太过于‘臭’呢?”

  “呵呵!那批人只配称为人渣、垃圾,当他们发现别人中毒之时,必然惊慌及愤怒,届时,你只用左手,便可以宰光他们。”

  众人为之哄堂一笑常安道:“爷爷!我总觉得该协助别处哩!”

  “小安!别怪爷爷自私!你问淑儿吧!”

  惠淑公主道:“安哥!这些江湖人物不分黑白两道,皆漠视法纪而任意争夺名利或者复仇恨杀人。

  大内为了和谐,一直忍耐着,如今有此机会,少林各派固然会受到伤亡,不过,这正是他们自我检讨之良机。”

  常安忖道:“哇!我明白啦!阮玉卿为恨而利用黑道杀白道,如今,她已不再恨,便又要利用白道杀黑道。

  黑白两道经过这二场残杀,必然会元气大伤,大内必然可以轻易控制天下,哇!难怪爷爷不让我协助他人。”

  他想至此,立即默然不语!

  海邈正道:“常安!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

  “常安!别怪大内要如此做!唯有万民安和乐利,始能天下太平,各大门派只坐收信徒之奉献,可谓负于天下。”

  “少林各派只坐收信徒之奉献吗?”

  “妃儿,你出自峨嵋,你说吧!”

  秦玉妃点头道:“是的!峨嵋固然种菜,不过,大部分之开销皆由俗家弟子及善男信女所奉献。”

  常安问道:“少林、武当皆如此吗?”

  “是的!唯有丐帮自立更生!”

  “这…”海邈道:“小安,开拓视野,你该宏观全天下,唯有如此,你才能在往后的日子,顺利整顿各地之吏治。”

  “是!谢谢爷爷!”

  “常安!我和玉卿将于中秋役后隐居桃源!”

  “啊!爷爷该受我们之奉养呀!”

  “我足以饴养天年,你们好好干,我便欣慰啦!”

  “这…这…”阮绵绵问道:“爷爷不会独居桃源吧?”

  海邈含笑道:“当然!对了!玉卿吩咐你该改口啦!”

  阮绵绵喜道:“我该唤她为吗?”

  “正是!”“恭喜爷爷!”

  “呵呵!谢啦!”

  常安诸人立即欣然道贺。

  圣上闻声入内,惠淑公主迫不及待的前道:“爷爷!海爷爷已经和玉卿决定隐居于桃源啦!”

  “永明!恭喜!不过,你得带她来见我!”

  “没问题!”

  “此外,你们至少要在涵月殿住一个月,否则,我也住桃源。”

  “这…我再和玉卿研商吧!”

  “我只有这个愿望,别让我失望。”

  “好吧!”

  “咱们好好聊聊吧!”

  二老立即含笑离去。

  常安欣然和诸聊了一阵子,方始和麦莲入房,立见麦莲道:“安哥!大局以已底定,我真高兴!”

  “是呀!你可以安心怀个小宝宝吧!”

  她羞赧的道:“你知道我在服药吗?”

  “当然知道!妃妹也一样吧?”

  “是的!我们随时备战,不便有喜。”

  常安搂着她道:“你真是我的贤内助!”

  “安哥!我深爱你!你的平安便是我们的幸福。所以,我们必须为你尽些心力,以免你分心!”

  “谢谢你!我全知道你们在默默护着我。”

  “安哥!绵姐各交给我们四姐妹一百万两银票!”

  “哇!她发啦!”

  “她取自黑道人物,听说尚有数千万两银子及珍宝哩!”

  “这些黑道人物真该死,你好好保管吧!”

  “我们打算充作银庄资本,因为,最近银庄的生意兴旺,还有冀北之商人也拿地契来借钱哩!”

  “他们为何要借钱呢?”

  “以往,黑道人物肆,各行业倍受影晌,大家对你有信心,所以,有眼光的人开始借钱作多方面投资啦!”

  “划得来吗?”

  “绝对划得来!他们可以在二、三年内赚回一倍以上,而利钱只有百分之八,他们当然会积极投资啦!”

  “咱们也可以投资吧?”

  “不妥!咱们已够富有别和民争利!”

  “有理!有理!”

  “安哥,你别小看百分之八,咱们这两家银庄每年若贷出五千万两银子,便可以赚入四百万两银子哩!”

  “天呀!真的如此多哩!咱们发啦!”

  “不过,也有不少人把银子存入咱们银庄,他们每年收入百分之四,若存一千万两,咱们每年便要付四十万两哩!”

  “无妨!咱们稳赚一倍呀!”

  “不错!”

  “大内在全国共有三十处银庄,每年计收入利钱一千余万两银子,再加上税赋,大内始能维持庞大开支哩!”

  “停赋三年,会影晌甚多吧?”

  “不会!各银庄的利钱收入会更多,何况,库存甚丰,倒是咱们必须全力增加来源。俾补助这六十余名密探。”

  “有理!他们的收入增加,便不会贪污啦!”

  “正是!”“咱们尚需济贫哩!”

  “各行业一旺,人人必可改善生活,咱们可能不必再大规模的济贫,所以,咱们今后可以逍遥的渡啦!”

  “有理!咱们太幸运啦!”

  “是呀!我们全沾了你的光哩!”

  “别如此说!咱们同沾福份,莲妹,你得早些替我生个乖女儿,我们再赴红娘庙好好的祭拜一番!”

  她羞赧的道:“我希望为你生个儿子。”

  “不!我希望女儿,而且似你这么美及可爱。”

  “我…我…”

  她的羞态促使常安心儿一。他立即吻住她。

  他的双手亦在体“大作文章”

  不久,她已兴奋的自行卸衫。

  她娇之余,体不住扭动着。

  亦泛滥着。

  他满意的抱起她,她的双脚便盘上他的际。

  他破关而入,她受用的嗯了一声。

  两人立即环游着世界。

  “安哥!红娘庙扩建颇为顺利哩!”

  “太好啦!莲妹,咱们好似事事顺利哩!”

  “是呀!姐妹们皆认为是你行善之福报。”

  “不!你们皆参与呀!”

  “我不敢居功,你在辛苦诊治病患时,我却在练剑呀!”

  “你练剑可以保护我呀!”

  “安哥何须保护呢?”

  “哈哈!我又不是铁人,你们得护着我呀!”

  说着,他已大刀润斧的冲刺着。

  她受用的嗯呢连连及放还击。

  房中迅即热闹纷纷!

  不久,常安抱她步入浴室,两人更放啦!

  几度畅之中,她足的频呼“安哥”!

  他愉快的立即毙她。    明月高悬,亥初时分,月更加蛟洁,常安和海邈隐在合肥城郊之一片林中,默默瞧着在林内空地取用酒菜之人群。

  这批人多达三十余人,人人大吃大喝,不少人更搂着女人吃豆腐。

  女人之笑声配上男人之笑声,倍添热闹。

  常安早已在半天前,便陪海邈、神弓客、单于福等一千名高手抵达合肥,同时于二个时辰前会合五千名武当派高手。

  此时,他们已在四周运功等侯着。

  亥子之,倏见一名中年起身举杯道:“咱们预为三后之大捷干一杯,各位好好的玩吧!”

  众人立即欣然举杯。

  中年人倏地抛出酒杯及疾扬双袖!

  红色药粉立即撒向现场诸人。

  怒吼声中,不少人已经倒地。

  惨叫声中,不少人捂腹打滚!

  刹那间,功力较弱之人已经七孔溢血而亡。

  那些女子更是个个七孔溢血惨死!

  中年人冷哼一声,便掠向常安及海邈藏身之处。

  常安长啸一声,立即剑疾掠向人群。

  四周之人齐声喊杀的掠来。

  现场之人正在惊慌及愤怒闪躲,乍见四周冲出数千人,不少人惊慌之下,气一促,立即又入红烟。

  体中之毒乍被烈,他们立即惨叫栽倒。

  他们骇然逃,部已被围住。

  常安手中之尚方宝剑更似切菜般迅速的肢解八颗首级,吓得不少人又中毒惨叫不已!

  中年人和海邈会合之后,两人便站在远处欣赏,只听海邈道:“玉卿!你居功奇伟!谢啦!”

  “解铃仍需系铃人,我该善后!这些人皆身怀钜银,咱们不妨交给常安行善,如此一来,我也较心安!”

  “很好!”他立即喊道:“小安!别伤了这些人怀中之财物!”

  “哈哈安啦!我专门砍头?”

  “呵呵!砍得好呀!”

  “各位前辈,加把劲呀!”

  杀声迅即震天!

  这批黑道人物心慌意突围,却迅速的送死,不出半个时辰,他们便全部作了剑下游魂!

  海邈呵呵笑道:“小安!咱二人先走啦?”

  “爷爷不先返庄庆功吗?”

  “算啦!老地方见!”

  说着,两人已弹身掠去。

  常安立即道:“请各位前辈速救伤者及搜出财物!”

  众人立即欣然行动着。

  常安上前救治三名伤重人员之后,众人已经搜光银票,而且将黑通人物之尸体化为血水。

  常安一见有三十七具尸体,他立即走到银票堆前迅速挑足三十七叠银票放在尸体上,道:“请代为抚恤遗属!”

  “是!”常安又交给伤者五千两银票之后,他又整理出十堆银票,朝武当派掌门人道:“这些银票由各派复建,包括华山及衡山二派。”

  “无量寿佛!贫道代表各派向驸马致谢?”

  “别客气!大家合力造福生民吧!”

  “遵命!”

  立见有十名道士上前取走银票。

  常安朝众人道:“后会有期!”

  “告辞!”

  众人立即扶走尸体及伤者。

  常安朝单于福道:“爹?你收下一半银票吧!”

  “不!你全权处理吧!”

  常安朝神弓客道:“大叔…”

  神弓客含笑道:“属下诸人已决定终身追随驸马!”

  “谢谢!咱们妥善运用这些罪恶钱吧!”

  “是!”立即有十人上前整理银票。

  常安道:“爹!报佳音吧!”

  “好!何伦,送出信鸽吧!”

  一位青年自怀中捧出信鸽,立即抛向夜空。

  信鸽盘飞一圈,便飞向西南方。

  常安道:“大家歇会儿!明晨再雇车返汉吧!”

  “是!”此时的承德及成都分别展开烈的万人拼斗,少林各派联军正在以一倍余之优势人力大屠杀着。

  为了万民,出家人也破戒大杀特杀啦!

  尤其峨嵋派之尼更是泼辣的大开杀戒。

  丑寅之,二处之拚斗已经结束,少林各派顺利的歼灭九千余名黑道人物,不过,他们也赔上六千余条人命。

  此外,尚有二千余人负伤哩!

  各派元气又大伤矣!

  不过,每人皆欣然善后着,因为,他们搜出大批的财物,而且,今后的天下至少可以安定五、六十年啦!

  破晓时分,两只信鸽分别飞入惠淑公主及阮绵绵的手中,她们瞧过字条之后,惠淑公主喜道:“天下太平啦!”

  钟金龙立即吩咐下人取出事先买妥的鞭炮在大门前燃放着,一时之间,声震四方及硝烟滚滚!

  数十张大红捷报更是迅速贴于城内热闹区。

  不久,城民己知驸马带人宰了一万二千余名黑道人物,一时之间,声震天,人人奔相走告着。

  鞭炮声更是晌个不停。

  圣上欣然步出之后,诸友立即上前报佳音。

  “呵呵!天下太平啦!”

  惠淑公主道:“爷爷洪福齐天呀!”

  “呵呵!驸马行!爷爷托福呀!”

  “爷爷!少林及峨嵋在信中表示他们各由黑道人物身上搜出三、四千万两银票,即将送来此地安哥处理哩!”

  “呵呵!分给他们吧!”

  “是!”“惠淑!递函返大内,该封驸马为永靖公!”

  “这…太大了吧?”

  “呵呵!公、侯、伯、子、男之中,以公居尊,吾巴不得让他登基哩!”

  “谢谢爷爷!”

  “呵呵!快去办吧!”

  “遵旨!”

  不出盏茶时间,徐千鼎已和六名侍卫携文驰去。

  常平和惠淑公主诸女便代表常安接受城民之庆贺及致敬。

  这一天,庄前炮竹屑至少有半人高,致贺人更是一批紧接一批,邻近县城之人更是川不止,令人振奋的是全国各地县衙不但张贴“免赋三年”之消息,而且派人赴乡下报佳音!

  举国腾!普天同庆!

  人人皆言为当今圣上支持常安驸马行善,所以,才送给全国之人如此一个又大又温馨的大红包!

  每人更感谢常安啦!

  更多的人涌向汉睹常安风采啦!

  人向常安致谢啦!

  这天下午,常安诸人搭车刚入城,便见街人,他正在纳闷,车夫已经兴奋的喊:“驸马到!请各位让道!”

  人立即一阵混乱!

  常安见状,立即站在车辕拱手道:“抱歉!真抱歉!”

  “啊!参见驸马!”

  众人边行礼边让道,不久,车队已缓缓前进。

  立听一人喊道:“请问驸马,您刚杀坏人回来吗?”

  “不错!我刚从合肥杀了四、五千名坏人返来!”

  “哇!万岁!驸马万岁!声震四野,久久不歇!”

  常安好不容易返回庄门,立即被人群包围,他含笑招呼良久,方始顺利的会合惠淑公主诸人。

  钟金龙忙道:“各位!驸马出征刚返,请让驸马歇息!”

  众人果真安静的离去。

  常安一近大厅,圣上便出道:“安儿!辛苦啦!”

  “理该效劳!另外两处皆告捷吧!”

  “当然!他们原本送来银票,惠淑已函告他们留用。”

  “我已托武当派各送给他们五十万两银子。”

  “这批恶徒真是作恶多端,可恶!”

  “爷爷别动怒,他们听不见啦!”

  “呵呵!对!你辛苦啦!下去歇息吧!”

  常安立即应是返房。

  立见阮绵绵入内道:“爷爷二人没回来吗?”

  “他们已赴桃源隐居。”

  “咱们该去瞧瞧他们!”

  “行!先应付这些贺客吧!”

  “我们已忙了一天半,他们热情得令人吃不消!”

  “我来陪他们!”

  “安哥!我迫不及待的要告诉你一件喜讯!”

  “何事?快说!”

  “义母!不!在本城城郊山神庙后方埋了三大包银票,她已经吩咐我将它们全部交给你!”

  “别吓我!别说太大的数目!”

  “不多!只有二千万两银子!”

  常安佯道句:“我昏倒啦!”立即仆向她。

  她格格一笑,立即抱住他。

  四片儿迅即粘住啦!    接连一个月,天天贺客排山倒海而来,常安不但笑嘻嘻的接待他们,而且准备佳肴招待他们。

  汉的水陆交通挤得水不通啦!

  人人纷纷攀山拔林前来道贺着。

  这天晚上,各派掌门人各率领二十人来访,他们各献上一包包的银票,常安再三推拒之后,只好收下。

  他便欣然陪他们用膳。

  膳后,常安道:“在下奉旨即将率领六、七十人暗察各地县衙,各位前辈若发现他们枉法,请即通知我。”

  “是!”“太上皇及圣上有心让全国百姓安居乐业,所以减赋三年,如今,黑道势力已经消灭,正是大家重建家园之良机。

  甚盼各位前辈在重振各派之余,协助重建各地秩序,若有任何问题,请立即通知在下配合处理!”

  “是!”众人又聊了一阵子,方始结伴离去。

  常安一返厅,便见阮绵绵五女在整理那些银票,他不由苦笑道:“我真是钱为患,伤脑筋呀!”

  惠淑公主道:“恐怕不够哩!”

  “为什么呢?”

  “大内二十九家银庄已不再受理商人借贷,他们在连来皆涌向咱们这两家银庄借贷哩!”

  “官方为何不借钱呢?”

  “为了避风险,设有限额。”

  “这…咱们该如何应对?”

  “出售各大店面,如何?”

  “好呀!够吗?”

  “不成问题!每家店面至少增值二倍哩!”

  “真的呀?太感谢游龙客啦!”

  “咱们择机去拜访他吧!”

  “好呀!”

  “咱们只需再过半年,所收入之利钱便足以应付借贷。”

  “不会垮吧!”

  “放心!目前天下太平呀!任何人一投资,便赚钱,即使有问题,大内一定会全力支持咱们,放心吧!”

  “太好啦!”

  “安哥!我已吩咐那群密探在后出发,明午设宴送他们吧!”

  “好呀!”

  他们又叙甚久,方始携银票返房,常安和惠淑公主一入房,他立即轻抚她的腹部道:“快临盆了吧?”

  “是的!我有些紧张哩!”

  “别怕!有我在!”

  “爷爷说是男婴,你呢?”

  “我倒希望是女婴,不过,由脉跳看来,他该是男婴。”

  “父皇若知此事,不知会如何欣喜哩!”

  “孩子满月之后,咱们返一趟大内吧!”

  “不急!爷爷打算在大哥掌吏部时,一并返大内。”

  “也好!”“秦亲家己辟妥药圃,我们的八家庄院、八家酒楼及八家客栈,目前皆有专人管理!”

  “你何时购买的?”

  “爷爷在四月底咱们成亲前,便派人购妥,它们是我的嫁妆呀?”

  “爷爷真是高瞻远瞩呀!”

  “不错!爷爷知道你不肯住入大内,所以才作此安排,我目前正在设法将此地之两家银庄移转到京城。”

  “行得通吗?”

  “应该可以!大内在京城计有三家银庄,咱们可以互换,不过,目前正在大量放钱出去,不易进行互换。”

  “淑妹!辛苦?啦!”

  “别如此说!我以你为傲,岂不支持你,何况,父皇能顺利登基,今后能否稳坐龙椅,全仗你的成败呀!”

  “别如此说!我承受不起!”

  “安哥!只要再过半年,咱们可以进万金,你亦有足够的实力应付任何变局,你不必心吧!”

  “我有你这位贤内助,岂需心呢?”

  两人又聊了良久,方始歇息。    午夜时分,了亮的“哇哇”哭声之中,惠淑公主顺利分婉一位男婴,常安迫不及待的入厅报佳音。

  太上皇乐得呵呵连笑着。

  不久,一只信鸽已飞向京城。

  天未亮,丐帮弟子已将喜讯透过京城官方送入大内。

  圣上健晖夫妇乍获喜讯,立即眉开眼笑!

  贺函及补品立即由专人送出。

  又过了半个月,阮绵绵正在临盆之际,海邈及阮玉卿联袂来访,太上皇惊喜的快步上前接。

  “玉卿!我终于再见你啦!”

  阮玉卿含笑道:“你真有福气!”

  “?更好,永明没欺负你吧?”

  “他舍得吗?”

  海邈笑道:“我当然舍不得啦!”

  三人不由一笑!

  常安立即率麦莲三女上前道:“参见!”

  “好孩子!绵儿呢!”

  “她正在临盆!”

  “疑?提早一天啦?我先入内瞧瞧!”

  说着,她已和麦达三女过去。

  海邈道:“红娘庙即将完成扩建矣!”

  太上皇喜道:“太好啦!我该去祭拜一下!”

  三人便欣然入厅。

  不久,阮绵绵一口气的分婉出二位小壮丁,徐玉珠迫不及待的入厅报佳音,众人为之大喜。

  常安立即介绍她和恢复原貌的海邈会面。

  一举双丁,常安险些乐透啦!

  他忙进忙出,乐得嘴巴一直合不拢!    元宵时节,常安诸人于午前来到桃源红娘庙,庙前万人聚集,却井然有序的站立着。

  常安一出现,便有人兴奋的喊道:“参见驸马!”

  哇!不得了!众人全部下跪啦!

  常安忙道:“不敢当!大家请起!”

  众人起来,立即恭敬而立。

  常安含笑道:“各位乡亲!我今天陪太上皇前来祭拜,本庙蒙太上皇福泽,始能扩建!铭谢太上皇!”

  众人跟着呐喊及下跪着。

  圣上含笑道:“免礼!”

  众人一起身,常安便陪他及海邈夫妇、单于福夫妇、徐玉珠、娘及他的娇爱子们恭敬的步入大殿焚香拜拜。

  祭拜之后,他们便内外参观一遍。

  不久,常安和单于福将圣上金匾悬上金殿。

  鞭炮声中,万民齐声喝采。

  良久之后,常安诸人来到海邈夫妇之庄院,立见二对青年男女行礼之后,立即送来香茗及点心。

  圣上含笑道:“好地方!你们好福气!”

  海邈含笑道:“多住数,玉卿下厨招待几道佳肴,如何?”

  “呵呵!行!安儿!你们赴长沙祭祖,我在此地享享口福吧!”

  常安道:“不公平!我们怎可失口福呢?”

  “你抗旨吗?嗯!”“不敢!不敢!”

  阮玉卿笑道:“难得今天是元宵佳节。大家就好好团圆一番吧!”

  圣上笑道:“你不会太累吧?”

  “不会!莲儿之娘会协助我呀!”

  麦氏立即笑道:“荣幸之至!”

  徐玉珠及娘亦自告奋勇。

  于是,娘子军们入内炊膳,海邈朝常安道:“小安!听说你那两家银庄无限制的借贷给商人,是吗?”

  “是的!及这些坏蛋之钱支应我放手冲,此外,诸老所赠之店面亦替我赚进不少钱,我打算支持商人赚大钱!”

  “呵呵!有眼光!有魄力!”

  太上皇亦喜道:“我鼎力支持安儿,唯有各地商人赚钱,才会带动相关行业繁荣,百姓亦会增加收入!”

  海邈含笑道:“十分正确!小安,我这五百万两,你取去吧!”

  “我…!”

  “收下!”

  说着,他已给常安一个锦盒。

  常安道过谢,方始收下锦盒。

  圣上道:“永明!健晖将于下月中旬颁旨召小平返大内接掌吏部,我们亦会迅即启程,你和玉卿得返大内一趟!”

  “放心!绵儿那对孩子会引走玉卿!”

  “呵呵!太好啦!”

  三人便欣然聊着。

  不到一个时辰,众人已欣然取用佳肴!    昱月十五,庄大人携来圣旨朗读常平接任吏部尚书之后,立即迫不及待的抱起常平之儿子。

  他逗哄良久,方始去见圣上。

  常平则飞函召来两湖大小官吏,道:“本官奉旨接掌吏部尚书,本官将会禀奏圣上赦免史川等十九人。

  此外,本官在此期间,各位甚为辛劳,本官各赏白银一万两,其盼各位仰体圣意多为朝廷分忧!”

  “遵命!铭谢大人!恭贺大人!”

  侍卫立即端来红包。

  常平一一分赠红包之后,道:“本官将于明晨启程,各位毋需相送,更勿惊动城民,祝各位顺利!”

  “铭谢大人!恭送大人!”

  “叭!”一声,众官已下跪行礼。

  “各位请起!”

  众官起身之后,立即欣然离去。

  常平不想惊动城民,常安那两家银庄一换上官家招牌及贴出公告,城民便全部明白啦!

  于是,道贺之人再度涌现啦!

  翌上午,常安诸人费了好大的劲,方始通过人山人海登上二条大船,数万人嚎哭挥别之情形再度出现啦!

  常安诸人忍不住掉泪!

  太上皇亦为之老泪涕零!

  不久,大船平稳驰去,它们刚前行不远,六条船已带来,闻讯而来的附近县民,他们忙挥手、呐喊着。

  常平及常安站在船首挥手,不由泪下如雨!

  良久之后,他们方始离去。

  他们叹口气,方始入舱更衣。

  沿途之中,他们每泊岸,便有数万人前来行礼,少林等各派高手更是恭送,场面甚为感人。

  三月一上午,他们一泊岸,立见一千名侍卫已备车等候,双方行礼之后。他们方始登车驰去。

  午后时分,他们一近京城,便见万民列队欢呼恭,常平及常安站往车辕含笑向众人挥手致意,泪水不由又出。

  良久之后,他们方始抵达药铺旁之庄院,立见惠淑公主下车招呼众人任进附近的八家崭新庄院。

  不久,惠淑公主和常安、常平、庄玉芬陪着太上皇前往大内。

  他们刚近朝阳门,便见新任圣上已率领文武百官列队恭,太上皇立即愉快的率众行去啦双方见礼之后,健晖圣上迫不及待的抱起爱孙。

  庄大人更是兴奋的抱着爱孙。

  众人欣然搭轿进入颐和殿,文武百官方始退去。

  常安、惠淑公主及爱子顿成皇家重点。

  黄昏时分,常安夫妇便欣然陪大家用膳。

  膳后,他们便联袂逛大内及御花园。

  戍亥之,惠淑带常安进入她以前之住处,内侍立即行礼及招呼他们沐浴及取用点心啦半个时辰之后,惠淑公主支退内侍,立即道:“安哥!我一直希望能在此地补个房,你…”说着,她己双颊通红。

  常安吻着双颊道:“不会吵了别人吗?”

  “不会!内侍已退!”

  “好!但愿你能愉快!”

  “安哥功力进,我铁定会愉快!”

  常安轻抚她的小腹道:“替我生个女儿,好吗?”

  “嗯!好!”“我要她似你这么美丽能干!”

  “好!”他立即吻着她的粉颈。

  不久,她兴奋的褪衫。

  常安由颈一直向下吻及向下吻着,双掌更是技巧的抚着,他刚吻到她的小腹,惠淑已是哆嗦连连啦!

  更是滚滚溢出。

  她羞赧的立即上榻。

  常安亦兴奋的立即上榻。

  他匆匆的把身上的衣物下。

  玉门关一启,他已扬长而入。

  “安…哥…”

  “淑妹!畅怀享乐吧!”

  “好!”两人果真舍生忘死的厮拼着。

  房中迅即热闹滚滚!

  “安哥!我会乐透!”

  “尽管乐吧!”

  “好安哥!”

  “美淑妹!”

  两人更猛烈的搏着。

  子未时分,她己不支的哆嗦啦!

  常安更凶猛的追杀着。

  呻之中,她汗下如雨!

  舒畅之中,她泪水直溢!

  终于,她茫酥酥啦!

  常安愉快的将她“毙”之后,便轻捏她的“人中”

  她悠悠醒来,足的叹口气。

  两人便情话绵绵的温存着。

  --全书完--

  ===
上一章   君临天下   下一章 ( 没有了 )
双绝奇侠红唇族之赌蝶衣变风月情仇横扫千军小马哥义魄雄风霸世妖姬夺魂笛(又名阿通正典波霸
混混ag平台网址|首页网发布的作品君临天下转载于互联网,作者是松柏生,旨在提供书友阅读参考。若《第十八章风花雪月君临天下事多》涉及版权问题,请通知我们,收到反馈我们会将相关稿件删除处理,因为本站编辑人手有限,感谢各位的包容与支持!